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七八章 宾天(上)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4:04:00 字数:3162 阅读进度:604/611

无论如何,小心无大错。

陈恬一声令下,数年来耗费巨资,铺下的情报系统,便高速运转起来。皇城内外的一条条情报,开始飞速的汇集到他的书房※中。几个重要人物的活动脉络,便从嘈杂纷乱的汴京※城中凸显出来!

一个月来,赵宗实一直抱病在家,据说这次是真病了,连地都下不来,人瘦的就剩一把骨头,还老是发昏说胡话:“父皇父皇,儿臣对不起你。

,他的王妃高氏进宫哭了一回,想请皇帝能去见他一面,让他安心养病。

其实这是他借故给官家出难题呢!因为皇子也是臣,臣子患病皇帝探视那是有规矩的,只要不是病入膏盲,皇帝是不会亲临视疾的。在赵宗实想来,以赵祯那种虚伪的xìng情,总要维持表面上的父慈子孝,所以肯定还会来一趟。

只耍赵祯一来,朝臣们立时就会觉得璐王殿下重获帝宠,至少能拉回一些人气……乾元芊后,赵宗实也从郡王进封为亲王。哪怕赵祯不来也无妨,因为百官会觉着他这个做父皇的bó情无义,根本没把这些过继的儿子当儿子!这对将来自己翻脸不认人,也算是个铺垫。

因此,无论谁来探视,病榻上的赵宗实,都要迷迷糊糊的喊几句父皇,再说几句皇思高厚的话,谁听了谁都要感伤落泪。一番做作之下,赵宗实的声望竟有恢复的态势。

“这厮终究心思太盛。”看着他的情报,陈恪冷笑道:“装病就装得像点,还耍那么多心机,以为别人是傻子么?”

“不是谁都能达到孙脂、司马瓦的程度。”陈慵拿起一片纸,缓缓道:“你看,他对来探望的师傅刘敞说,“人生繁华世界,角逐名利场上,回头想想实在无味,不如悠游山水之间,做个富贵闲人,似乎更有滋味。”,

“自相矛盾,真要这么想,何苦整天喊父皇?”陈恬冷笑连连道:“他和官家有几分爱?我看满腔都是恨吧!”

“官家终究没有去看他。”陈慵笑道:“这样也好,至少让大家看清,赵宗实是没指望了。”说着猜测道:“我看他已经想退下来了,只不过他一干兄弟还不罢休,借他的名头瞎折腾。至于你说的试探,那也是人之常情,谁不都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么?”

“你这话有些道理。”陈怡点头道:“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宫里有什么变化?”

“一切照旧……”陈慵苦笑道:“皇城司在狄元帅治下,旁人想掺沙子,那是千难万难,这也让我们获取消息十分困难。不过还是联系上李公公,他说已经加强了防范,如今官家的饮食都有人亲身试过,所以不必担心。”

“嗯。”陈恬又问道:“那韩琦他们呢?”

“韩相公养了大半年,倒是病好了。”陈慵道:“但是仍不大肯理事,倒像是要交权的样子。”说着微微皱眉道:“唯一有些异常的是王拱辰,官家前些rì子下了一系列调动禁军将领的旨意,竟在他那里拖住了。一个月来,真正调换了兵将的禁军并不多……难道他为了给将门撑腰,竟连自己的仕途都不顾了么?”

“哦?”陈恬眉头紧锁起来,官家调动兵将的目地,无非是给军队重新洗牌,降低将门的控制力。王拱辰阳奉yīn违,只怕是为了维持将门的控制力吧。如果说他要调兵造反,陈恪是决计不信的……,

但大体来说,各方面看起来都很平静,似乎是自己祀人忧天了。陈怡在屋里踱步半晌,问道:“皇后呢?”

“皇后。”陈慵有些错愕道:“皇后当然还是老样子,对了,明rì就是她的寿辰,你要不要备一份贺礼?”

“按照往年的例子便可。”陈恬不甚在意道,皇后寿辰自然无法跟皇帝寿辰相比,曹皇后又是个很低调的人,向来不许惊动外臣,只叫几个交好的命妇亲属,到宫里小聚,便算是过了生rì。

陈恪的继母曹氏,是皇后的亲妹妹,自然是要出席的。陈怡每年都会随一份礼,由她捎带进宫去。

虽然没有头绪,陈悟还是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命自己所有能调动的力量,保持jǐng惕、随时应变。并放信鸽知会赵曙,要他一旦送走辽主,火速赶回京※城。

第二天晚上,他回老宅吃饭,顺便向曹氏打听下皇后寿辰时的情形。陈怡规在都要被自己逼疯了,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希望能找出对方的蛛丝马迹!

曹氏见他表情严肃,便将所见所闻细细道来,可惜都是些三姑六婆、家长里短,浑没什么价值。

倒是据说跗马李纬献上一株千年灵芝,让皇后对他刮目相看。

总之,也没什么有价值的消息,陈悟只好怏怏转回。走出老宅门口,望着漆黑的夜,仿佛择人而噬的巨口,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与此同时。大内坤宁殿中,灯火通明,官家赵祯被皇后请了过来,共享千年灵芝长寿汤。赵祯原本对什么千年灵芝不太感冒,但今rì是皇后寿辰,他不好拒绝,便在天黑前摆驾过来。

坤宁殿中,天家夫妻相对而坐。看着十六岁嫁给自己,如今已是白首妇人的皇后,赵祯有些歉然道:“这些年,寡人身体不好,对你实在是疏远了。”

“大官要保重龙体,无需以妾身为念。到了妾身这年纪,身子无病无灾,每rì有那么多命妇陪伴,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曹皇后鼻头一酸,摇头道:“唯一担心的就是大官的龙体,听胡※总管说,你近来老是整夜无眠,这样下去怎么行?”

“唉,寡人已经习惯了。”赵祯苦笑道:“夜里睡不着,清静,倒能想很多事情。实在没事情可想,我就把这辈子从小到大的事情,一件件的在眼前过。”说着眼角浮现泪花道:“我最近总是梦见先帝、大娘娘、小娘娘,还有我那未曾见过面的母亲……,还有郭后、温成,我知道自己快要去见他们了。”

曹皇后也淌下泪来,劝道:“大乍莫发此不吉之言,乾元节上,白云观的一乾道长不是说,你还有一个甲子的圣寿么?”

“那都定吉祥话,谁会当真?”赵祯萧索道:“自古帝王将相,都逃不了那一rì,寡人是大病过两次的了,享国四十年之久。时至今rì,辽国、西夏、大理、吐蕃、交趾,周边所有国家都己和平共处,国内不识刀兵,百姓安居乐业。寡人自问以中人之姿,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尽心尽力,无愧祖宗了。”

说着他深深望向曹皇后,看她虽然青丝变成白发,但面sè还很红润,脸上仍有当年的风韵,“倒是对你,寡人满心的歉意,跟了我这几十年,却没给你留下个子嗣……,”

曹皇后深情一黯,垂泪道:“是妾身不争气,官家不废了我,便是莫大的仁爱了……,”

“不要这么说”,赵祯摇摇头道:“寡人自家事自家知,与你无关。”说着笑笑道:“而且,你也不必担心将来,无论如何,谁也不敢给你气受的。”

“不说这些了。”见官家愈发不祥之音,曹皇后忙打住话题道:“大官这些rì子jīng神不好,难免胡思乱想,其实你还chūn秋鼎盛,只要悉心将养,必能大好。”说着擦擦泪道:“对了,我早给大官打听到个有奇效的食料方子,就是那个“千年灵芝长寿汤”只是一直缺一味主药。李纬那孩子倒也上心,今天借着妾身的寿辰献上来。妾身让人熬了一下午,现在正好给官家吃。”

宫女便端上个蓝釉灰瓷汤盅来,稳稳搁在桌上,另一个宫女揭开盅上的盖子,一股浓香扑鼻而来。

赵祯身子不好,一直食yù不佳,但闻到这个味后,竟食指大动道:“好香啊,你这是用什么熬出来的?”

“辅料就不提了,主药有两个,千年灵芝和千年老鳖。”皇后亲手给赵祯舀一碗道:“这可是御药房都没有的,大官喝了指定能见效。”说着双手捧着,呈在了官家的面前。

胡言兑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大官,这汤先赏给奴婢尝尝好吗?”

曹皇后脸上浮规出不悦的神情,赵祯笑道:“哎,你这老货也太过谨慎了。这是坤宁殿,难道还会有人来害朕?”说着便要接汤碗。

曹皇后却不给他了,而是自己舀着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她看一眼胡言兑道:“放心了吧?”胡言兑怏怏的退到一边。

赵祯笑道:“你也别怨他,是寡人下令小心些的。当然不是防着皇后,唉……—,,孤家寡人就是这个意思。”

“大官不用解释了。”曹皇后淡淡道:“宫里有时候比战场还凶险,妾身难道还不知道么?小心些总没错的。”说着也不给赵祯再舀道:“这汤,不喝便不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