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五九章 说客(中)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4:03:27 字数:3242 阅读进度:545/611

-

欧阳修用茶箩将碾好的茶末细细筛过,这时炭炉上的水也开了。(首.发)

唐介便提起铜壶,将两个茶盏用热水烫过。欧阳修将茶末均分到两个茶盏中,唐介在注少许热水,调成如溶胶的茶膏。

然而两人各持一柄茶匙,在往盏中注入沸水的同时,在茶盏中环回击拂,然后同时停下动作,静观各自的茶盏……只见两个茶盏登时rǔ雾汹涌,溢盏而起,浮起一叠白sè的rǔ花,在杯口凝而不动。

这就是宋朝人极爱的‘斗茶’,斗茶的胜负就在于rǔ花‘咬盏’的时间长短,谁的盏中先露出水痕,便算输了。

初时,两盏中无甚区别,但稍待须臾,便可看出欧阳修盏中的rǔ花仍是薄了一些,且消融速度略快。随着细小的泡沫不断破碎,终于先露出了中间一圈水痕。

“唉,输你这老货一水。”欧阳修郁闷的叹口气,把那小龙团往唐介面前一推道:“喏,你的了。”宋人赌xìng极重,所谓‘斗’,就是赌的意思,斗茶的彩头就是各自的茶饼。

唐介却不接那梦寐以求的小龙团,拉下脸道:“你老倌怎么会输呢?莫不是借机贿赂我?”论起各种花样,他可不是欧阳修的对手,所以早先才会嚷着多下点茶。要是有信心赢的话,他就会心疼的让少下点了。

“唉,吾老且病矣,”欧阳修又叹口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消渴症有多重,手上已经不稳了……”

唐介闻言戚戚道:“是啊。我们都老了。梅圣俞去年冬天走了,老包看样子也是不成了。你又这副垂垂之态……不瞒你说,我也浑身是病,稍稍劳累便头晕眼花,看来我们这群老货,rì子都快到头了。”

“是啊。”欧阳修点点头道:“我们都不是为子孙谋的人,到了这岁数。(首.发)也早看淡了个人的得失,要说还在乎的,也就是一点生前身后名了。”

“名声么,我们还说得过去吧。”唐介笑道:“想来蹉跎一生。也就剩这点可堪回味了。”

“咱可不要晚节不保啊。”欧阳修淡淡笑道。

“你什么意思?”唐介皱眉道。

“这次事件的真相,你心知肚明。”欧阳修淡淡道:“无非就是赵宗实和赵从古两个,想推脱责任,再把赵宗绩拉下水,好让朝野觉着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才一个劲儿把黑锅往我徒儿头上扣。”

唐介呷一口茶,不置可否的听老欧阳接着道:“鬼蜮技俩只能兴风作浪一时,纵使他们能压得住当世,是非公道自有后人评说。子方,你不想落下个助纣为虐、诬陷忠良的恶名,晚节不保吧?!”

“你这老货。向来就是个糊涂蛋,”唐介搁下茶盏,冷笑道:“还在这儿大言不惭的教训我。”

“难道我说的有错么?”欧阳修也不恼,笑呵呵问道。

“不能说全错,至少‘天下乌鸦一般黑’那句,是说着了。”唐介沉声道:“是,两位王爷想栽赃,把五殿下也拉进来。可你那学生,真像你想得那么纯么?”

“怎么?”欧阳修瞪眼道。

“虽然我抓不住他任何把柄。”唐介微微自豪道:“以老夫多年的经验看,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他早就预见到会有这一天,否则怎会处理的汤水不漏,让人一点短处都寻不着?”说着冷声道:“我相信,决堤事件与他无关,但绝不相信他对二股河状况的隐患毫无所觉!他分明就在等着这一天哩!”

“在你眼里没好人了。”欧阳修嗤笑道:“我们师徒十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当年他宁肯得罪宰相,也要和五殿下证明六塔河工程是行不通的。为了解大宋的钱荒,他费尽心力收复大理、筑东川城、修红水河,建钦州港,终于把滇铜运到汴京。”

“他从大理回来,又出使辽国,与西夏周旋,还一头扎进别人避之不及的武学院。”欧阳修沉声道:“你也知道在我大宋当官最易,只要记住‘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秘诀,保准官运长久。你说他一个堂堂状元,就是什么也不敢,也有大好的前程。却折腾来折腾去,一个弄不好,就把自己坑了!他何曾想过自己,但凡为自己着想,以他的本事,又怎会混到今天这般田地?”

“你说他图什么呀?还不是像我们年轻时那样,以天下为己任么?”欧阳修动情的大声道:“这样的年轻人,大宋朝有几个?已经死掉一个郏正夫了,你还想把他也逼死么?”

“你言重了,”唐介苦笑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当不得真的。”

“你方才那番话,要是传出去,他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你知道么!”欧阳修低声道:“你唐子方太低估自己这张嘴了!”

“好好,”唐介投降道:“我保证,在没有实证之前,绝不胡乱开口,成了吧?”

“这还差不多。”欧阳修叹气道:“子方,你常怨我,一篇《朋党论》毁了我们的新政。可是我这些年来细细反省,发现就算没有这篇惹祸的文章,我们也必败无疑。因为从范公到我们,都太君子了,君子之道,修身持家可以,用在治国平天下上,就力所不及了。更何况,在残酷的政争中,君子就是束手待宰之羔羊的意思,根本就百无一用。”

“……”唐介像不认识一样的看着欧阳修道:“这话真不像你说出来的。”

“我承认,我那徒儿不是君子,有的是手段,但他没有私心,一心一意是为了大宋。给他二十年时间,未尝不能我们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但在他站稳脚跟之前,我们得尽力保护他才行。”欧阳修满怀感情道。

~~~~~~~~~~~~~~~~~~~~~~~~~~~~~~~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书吏来通报说,富相公回来了。

唐介便起身告辞,却没有拿他的小龙团。

从欧阳修那里出来,唐介的心情十分复杂,他很明白欧阳修的意思,尤其是最后几句……虽然违背他做人的原则,但原则这东西,似乎并不能帮他实现富国强军的梦想。似乎是到了,换一种方式的时候了……

正在寻思着,王珪从对面过来,远远便朝他抱拳施礼。

唐介也连忙还礼,笑道:“某非执政也要为某人说情?”

“既然他们都说过了,”王珪登时一脸尴尬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呵呵。”唐介笑着点点头道:“我要去拜见相公了。”

“子方兄请便。”王珪说着,还是咬牙轻声道:“仲方的人品我了解,胆大妄为或许是有的,但绝不会不顾百姓死活,更不会将这样攸关国运的工程,当成打击敌人的武器。”顿一下道:“他进献水泥,完全是出于公心的……”

“嗯。”唐介微笑着应下,才平静下来的一颗心,却再次起了惊涛骇浪。暗道这是第几个给陈恪当说客的相公了?包拯、欧阳修、还有平素里百言百当、不如一默的王珪,以及更早些时候的曾枢相……

前rì曾公亮就专门找到他,言道自己曾经亲自测试过水泥,可以保证这种新材料没有任何问题……用水泥重修大顺城,就是他批的。曾公亮还拍胸脯保证,陈恪是个很靠谱的人,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算起来,两府八公,竟有一半力挺陈恪,真让人惊掉下巴。平素看不出,这厮竟如此得人心。有四位相公护着,谁也动不了他!

不知不觉来到首相的签押房外,唐介稳一稳情绪,迈步进去,便见富相公一脸憔悴的坐在大案后,似乎正在出神。

书吏唤了一声,富弼才回过神来,看是唐介,嘴角牵起一丝笑道:“老夫不知怎地,竟有些恍惚了。”

“相公是太累了。”唐介轻声道。

“快坐吧。”富弼笑笑,吩咐随从道:“把官家赏的小龙团拿出来……”

“不必了,”唐介忙道:“我已经在醉翁那里吃过了。”

“哈,那就不暴殄天物了。”富弼笑道:“醉翁之意不在酒,怕也不在茶吧。”

“是。”唐介点点头道:“他关心自己的学生,问了问我具体情况。”

“什么情况?”富弼缓缓问道。

唐介便简略汇报了和陈恪对话的内容,而后道:“从目前的情况看,决堤处的水泥出了问题,主要还是违期施工,且偷工减料造成的。”

“他既然这么明白,为何之前从不预jǐng?”富弼沉声道:“陈仲方何时变成,只会靠奏章说话的哑巴了?”

唐介心说果然,富相公也对这点无法释怀。

“相公这就有些苛责了。”唐介简直不相信,这话能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从头到尾,陈仲方都坚决反对二股河工程,何曾见相公听过来着。怎么能出了事,又怨人家没有死谏?”

------------------------------分割-------------------------

求一下月票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