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四三章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中)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4:02:47 字数:3193 阅读进度:489/611

-

马车驶到距离汴河码头不远的四海码头。

顾名思义,这个码头是四海商号专属的。如今的四海商号,在大宋朝的海商中,还算不上顶级,主要是因为时间太短,规模有限……海商的生意,受制于其在国内外的市场,在海上的航路,以及熟练船员的数目,这些都不是光靠有钱就能解决的,还需要时间和机遇。

应该说,陈恪的眼光不错,李简的弟弟李繁,确实比李大官人优秀多了。他紧紧抓住陈恪婚礼的机会,将白金钻戒和海鲜水果,深深映入汴京城达官贵人的心扉。

婚礼之后,无数人向四海商号打听,是否可以买到那种钻戒,是否可以长期供应新鲜的海鲜和热带水果,正中了李繁的下怀。只是以四海商号的运输能力,不仅无法满足汴京城的需求,甚至连富人们花高价,都得排队等上十天半个月。

别家商号看着眼馋,却苦于没有运输冰鲜的能力,只能任由四海商号独占风光。

这种情况下,四海商号保证优先供应的贵宾券,就成了宝贝。谁家有这样的券,撕一张拿着去四海商号的店铺,就可以插队提货,不仅免去排队之苦,还倍儿有面子。

结果贵宾券成了身份的象征,达官贵人们更加趋之若鹜。就连曾相公都在讨论完了武学院事后,不大好意思的问陈恪,能不能搞到四海的贵宾券……

这都是陈恪的创意,还有什么代金券、优惠券……实在是送礼行贿走关节的必备佳品。有了这些利器,以李繁之jīng明,自然很快便建立了之前梦寐以求的人脉网。

这座顶级商号才会拥有的专属码头,就是四海商号即将雄起的最好证明。

~~~~~~~~~~~~~~~~~~~

不过陈恪今天不是来参观码头的,而是来接人的。

天寒地冻的。汴河早就结了厚厚的冰。但是这座人口百万的大城市,每时每刻都需要输血,人们只能改为陆路运输。河道上于是空空如也。

陈恪便给李繁出主意……等到冰层够厚,能承担极大的分量时,便改用马拉雪橇运货。不仅快捷省力,而且整条河道都是四海的。

因为要避开周定坤的聒噪,他来得稍早了些,码头上空空如也。好在李繁知道今天他要过来,特意早到了,便将陈恪请进房里取暖吃茶。

“今年冬天真是贼冷啊,”李繁给火盆子里加炭道。

“还好吧,”陈恪抹着冰凉的鼻尖道:“去年这时候,也一样冷。”

“时间过得可真快。”李繁有些感慨道:“距离跟大人去rì本。已经整整一年了。”

“是啊,一年了。”陈恪点点头道:“也不知道佐渡岛,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把那么多人扔到兵荒马乱的rì本。他不能不担心。

“前些rì子。陈杉他们不是向大人汇报过么?”

“不亲眼看看,总是放心不下。”陈恪道:“可是我一时半会。没法离京了。”

“那就让属下去一趟吧。”李繁笑道:“大人是这个意思吧?”

“这说明我信得过你。”陈恪也笑道:“去了佐渡岛,一是检查城堡的修建进度,二是看看何时能出金。第三,你得替我见见藤原经清,给这小子打打气。”

藤原经清,便是邀请陈恪到东京的那个家伙。此人算是关摄家的远亲,却娶了安倍家的女儿,结果背叛了朝廷,与安倍家一起,对抗朝廷的讨伐。

谁知后来安倍家主被源氏设计杀害,其两个儿子接掌了军队,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源赖义军。之后,迅速膨胀的兄弟俩,开始排挤藤原经清,把他赶到前线,抵挡朝廷的大军。

藤原经清看得清楚,安倍氏以陆奥一隅之地,对抗整个rì本。对手又是狡猾如狐的源赖义,安倍氏的胜利只是一时的,只要一次失败,就会万劫不复。因此他抓住陈恪来到rì本的机会,积极运作这位天朝偶像去京都,并由此与关摄家建立了联系。

按他的想法是,自己与朝廷联手,出其不意的剿灭安倍氏。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在陈恪离开后的一年内,源赖义迅速从失败中恢复,并在关东、东海、畿内地区召集武士,补充兵力,比原先更加强大。

这让朝廷深感不安,他们虽然希望平叛,但更害怕rì益强横的源氏夺去东北地区,于是迟迟按兵不动。这下可苦了藤原经清,rì益遭到安倍家猜忌,rì子过得极艰难。

陈恪还指望他为佐渡岛打掩护呢,当然不希望藤原经清完蛋,然而距离rì本太远,实在插不上手,只能表示声援,希望这小子福大命大,能度过这一关了……

“大人,我们得考虑,藤原经清倒掉后,佐渡岛该怎么办了。”李繁皱眉道:“纸里包不住火,佐渡有金山的消息,早晚会传到rì本国内的。”

“是啊。”陈恪点头道:“之前我把rì本的局势,想的有些简单了,现在看来,我们能对rì本施加的影响终究有限。”

“佐渡岛还是远了。”李繁叹口气道:“要是跟耽罗岛那么近,就好办了。”

“说起耽罗岛,”陈恪转个话题道:“柴师德他们已经摸清楚了,整个岛上一共两万常驻人口,对这个数字,你有什么想法?”

“人实在太少了,”李繁道:“耽罗如此重要的地方,这么点儿人怎么守得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陈恪淡淡道:“早晚就要被高丽吃掉了。”

“大人的意思是?”李繁沉声道:“抢在高丽之前,吃下去?”

“嗯。”陈恪点点头道:“有了耽罗,佐渡岛就不是孤岛,自然不用再担心。而且耽罗本身,也是极有价值的……我们南方有钦州港,但北方还缺一个基地。而且钦州毕竟在境内,一旦有事,跑都跑不了。耽罗岛就不一样了,它现在还是个dúlì国家,却又十分弱小,巴不得和大宋建立关系,以抵御高丽人的侵蚀。”

“柴师德他们,在那里开设的商号,据说很受耽罗王的优待,我看他八成是想通过他们,来汴京朝贡。”李繁笑道:“耽罗王打得好算盘,一旦朝贡,便与高丽同属藩国,再要入侵他们,朝廷便不能不管了。”

“他想得不错。”陈恪哼一声道:“可惜已经被我们惦记上了。”说着看一眼李繁,下令道:“耽罗岛气候湿润、地广人稀,你要和柴师德他们,商量出一个尽量不引起jǐng觉的移民计划。当我们的人口数,超过土著时,就可以彻底占领这个岛了。”

“我知道了。”李繁点点头,自己此行的任务,还真是繁重啊。不过这可是在谋取一国啊!虽然这国小了点,但对头一次做这种营生的李繁来说,已经足够刺激了。

~~~~~~~~~~~~~~~~~~~~~~~~

正在说着话,外面侍卫禀报说,他们要接的人到了。

两人忙打住话头,赶紧出屋一看,果然见长长一队雪橇车,缓缓驶入码头,当先的几辆已经停下。车上的人上了岸,正在舒展筋骨。

看到陈恪走过来,为首的一个身穿皮裘、头戴皮帽的大胡子,赶紧快步迎上去,行一个郑重的阿拉伯礼道:“英名的、睿智的、慷慨的陈大人,愿真主保佑你永远健康富有。阿齐兹蒙你召唤,带着族人不远万里前来投奔大人了。”他的汉语十分纯熟,只是稍稍带了点闽南腔。说着抽抽鼻涕道:“终于来到了伟大的遍京城,真让人激动的涕泪横流。”

“你这是冻得吧。”陈恪笑道:“我的朋友,待会儿为我介绍一下贵客们,然后咱们回去温暖的屋子,喝酒取暖。”

“确实算得上贵客,放在以前,这些学者都如贵族一般,就是真主也没法让这么多人背井离乡几万里,来到遥远的大宋。”话虽如此,阿齐兹脸上仍挂着自得,显然对能忽悠这么多人来大宋,感到十分骄傲。

说着话,一个六十多岁的红胡子老头,踱着步过来。虽然穿着厚厚的皮裘,但皮肤白净、胡须梳理的一丝不苟,一派阿齐兹所说的‘贵族范’。

阿齐兹对他说了一串阿拉伯语,然后为陈恪介绍道:“这位是我阿拉伯最顶尖的数学家曼萨穆萨,”说着压低声音道:“他曾经是陴路支南方区的世袭贵族。”

老者朝陈恪微微颔首示意,然后小声嘟囔了两句。

“是啊。”陈恪点点头,竟顺着他的话道:“该死的塞尔柱人,该死的基督徒……”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因为尽管不是很标准,但他说的是阿拉伯语无误。

阿齐兹一下就听出,这带着粤语味的阿拉伯语,是跟着广州的舌人学的。不禁暗暗咋舌,这得多变态的学习能力啊,亏着刚才没胡说八道……

-------------------------分割--------------------

累挺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