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二八章 七夕(下)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4:02:14 字数:3127 阅读进度:442/611

狄青叹口气道:“如今已到了濒临撤销的地步。”

“有所耳闻。”陈恪轻声安慰道:“这不怪元帅,实在是朝廷重文轻武的厉害,哪有那么容易就改变。”

“是。”狄青点头道:“不过现在比当时,情况要好很多。跟你交个底,这次清查全军空额,引发的连串风波,让官家很受震动。不揭开盖子不知道,大宋朝的军队已经糜烂若斯……”

“是啊。”陈恪感慨道:“禁军一个步军营,满员五百额,却只有三百多兵卒,还不乏老弱之辈,实际可用的不到半数。骑军营,满员四百匹马,却只有一百多匹可用的,其余都拿骡子、驽马凑数。这样的军队遇到战事,肯定不战自溃,指望他们保卫京师,哼哼……”

“非但如此”,狄青压低声音道:“官家对这次将门军官的表现,尤为愤慨……”

“嗯。”陈恪点点头道:“哪怕在皇仪殿上,他们都没有说实话,仍旧隐瞒了一部分空额。”

“将门出将的危害可见一斑。”狄青沉声道:“所以官家下了决心,要把武学院办起来,给军中慢慢换血。”

“官家圣明。”陈恪拱拱手道:“此举成焉,则功在千秋。”

“是。”狄青颔首道:“况且现在的枢密使曾相公,为人坦诚方正,只要对朝廷有利的,他一定会支持。”韩琦躺着中枪……

“元帅的意思是?”陈恪轻声道。

“皇家武学院,交在谁的手里,我都不放心。”狄青诚恳望着陈恪道:“所以我想请你接手。”

“我……”陈恪嘴巴张得老大:“我哪够资格?”

“是啊。元帅。”陈希亮也道:“他一介书生。怎么能带好武学院呢?”

“资格不成问题,你是堂堂状元,又有大功在身。足以判武学院事。”大宋官制有这点好处,官不任本职,都是差遣的干活。换句话说。所有人都是从别部门借调过来的临时工,这就使破格任用成为可能。狄青道:“何况武学院的教材也是你帮我编的,你心里最有数。”

“那也只是纸上谈兵吧?”陈希亮道。

“怎么是纸上谈兵呢?他在广南西路招募土兵,亲自训练出了一支强军。”狄青笑道:“这我都是知道的。”

“训练士兵和教导军官是不一样的”,陈恪摇头道:“我从没做过,只怕误了元帅的大事。”

“仲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狄青巴望着他道:“再说,这些年我手把手带出来一批教官,还有一期的毕业生。我可以把他们都叫回来帮你。”顿一下,他说了实话道:“其实,学院内部的话。你只要处理好大方向即可。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对外。学院迁回汴京,条件固然会好很多。可在那些人的眼皮底下,明枪暗箭在所难免。我相信,你有能力保护好它。”

“原来元帅是来找保镖的。”陈恪笑道。

“有这个意思”,狄青也笑道:“你答不答应?”

陈恪看了看父亲,陈希亮面无表情,收回目光,他点头道:“元帅亲自登门,我若不答应,不当人子。”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狄青也假装没看到小亮哥的表情,起身拍着陈恪的胳膊道:“其余的事全包在我身上,你就等着任命下来吧。”

把得偿所愿的狄青送走,陈希亮回来就拉下脸道:“你这是走歪路,知道么?”

“五郎去西北带兵你都不反对”,陈恪苦笑道:“我不过是在京城教个书而已……”

“你和五郎能一样么,你是状元,要宣麻拜相的。”陈希亮叹口气道:“容不得行差踏错。”

陈恪默然。大宋朝的官员体系,是专门培养老成稳重之臣的。朝廷设有审官院,负责官吏的考核,称为磨勘。一年一考,三考为一任。如果一任考满,你都没犯什么错,那么恭喜你,可以晋升了。所以只要按部就班、不行差踏错,以他的高,十几年后宣麻拜相,是一点难度都没有的。

但要注意不能犯错,否则非但审官院这关过不了,还有御史台找你麻烦……御史台一定会找你麻烦的,因为宋朝的言官,每月都有弹劾指标的,称为‘月课’。要是白日如百日内无纠弹,即罢免降职,或罚‘辱台钱’……即是说,你给御史台丢脸了,你对不起这身衣服。

而只要敢于奏弹,无论实否,一律有赏!即是说,他们可以毫无根据的骂你,也不会受到惩罚……

所以宋朝的言官们,像一群小狼狗一样,到处找毛病。没事儿他们还得找事儿呢,何况你真有事儿……一旦被弹劾查实,那就不是原地踏步走的问题了,降职、闲置、罢官,乃至发配,都是有可能的。

什么样的制度出什么样的官,宋朝这种监考体系下,基本上是刺头进去、平头出来,爬到高层全都是不犯错的。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富相公和韩相公,当年两人何等的卓尔不群,一个只身使辽,大义凛然,一个威震西北、敌我胆寒,但一番蹉跎登上相位后,全都成了四平八稳的老成持重之臣……

现在陈家满门进士,在宽度上足矣,只欠深度了,陈希亮实指望陈恪能成为宰相,让陈家的芳名永世流传。可惜这小子,似乎一点不懂得为官之道。你让小亮哥如何不生气?

“父亲。”沉默片刻,陈恪抬头道:“你常教导我,既然食君之禄。就该忠君之事,不该有太多的私心杂念。”顿一下道:“我知道,如果按部就班。我接下来几年,应该在馆阁里修几年书。三年后转迁地方任知州,再回京就可以当上侍郎、侍御史什么的,迈入高官行列。”任满之后,就可以选翰林学士、知制诰,继而宣麻拜相了……一切顺利的话,十八年便足矣了:“可是,大半生也就这么过去了……”

“你一个文官,还是要做文官的事的。”陈希亮叹口气道。

“韩相公和范文正,都是从战场上起来的。”

“现在打仗么?”陈希亮瞪他一眼道:“不仅现在不打仗,二十年内都不会打仗!”

“那可未必。”陈恪道:“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这么说。你是主意已定了?”陈希亮冷声道。

“答应别人的事,不好再变卦了。”陈恪正色道:“父亲放心。孩儿自有分寸。”

“哼……”陈希亮以一声闷哼,结束了谈话。

~~~~~~~~~~~~~~~~~~~~~~~

陈恪这边的任命还没下来,那厢间,苏家传来消息,说老苏先于两个儿子得官了……苏轼苏辙虽然是正牌进士,可因为丁忧,没赶上吏部统一安排,回京后一样得候缺。

苏洵那边,终于通过韩相公的举荐,被任命为集贤院校书郎。官虽然不大也很清闲,但毕竟是文学之臣,代表着他的学识被朝廷认可。更重要的是,这次是免试任用,终于合了他的心意。

苏轼告诉陈恪,老头子很是高兴,正该趁机行事。

于是,在苏洵接到任命的次日,陈恪便乘车赶往苏府。

人下车后,侍卫又抬下几口木箱子,径直进了院子。

一见是他,苏洵便拉下脸来道:“你如今是愈发大胆了,我在家都敢上门!”

“岳父又不是老虎”,陈恪赔笑道:“我有什么不敢上门的?”说着拱手笑道:“今日小婿是前来恭贺岳父高就,特备几份薄礼请岳父笑纳。”

“我可没答应你”,苏洵板着脸道:“除非铁树开花……”

“第一件礼物,开花铁树一株!”话音未落,跟陈恪同来的陈慥便高唱道。

伴着他的话音,侍卫们打开了一个七尺高的箱子,一盆苍劲质朴、茎干坚硬如铁、顶生大羽叶,洁滑光亮,油绿可爱的盆栽,便出现在老苏眼前。这正是一盆铁树。

在它的枝叶顶端,有一簇十分醒目的半球状黄色花团,正是铁树所开的花朵……

“原来真有铁树开花啊……”苏轼惊叹道。

“那是,铁树,又叫凤尾蕉,在北方不开花,但在南方却不算稀罕。”陈恪笑道:“只是将其找到,再玩意好无损的运来,费了好大功夫。”说着笑道:“岳父,你还满意么?”

“哼。”苏洵哼一声道:“还有公鸡下蛋!”

“第二件礼物,下蛋公鸡一只!”陈慥便高唱道。

侍卫们打开个小一些的箱子,从里面捉出芦花大公鸡,高高的冠子、金黄色的羽毛,正是一只如假包换的大公鸡。

说来也巧了,就在苏洵的眼前,那只公鸡的屁股底下,滚出一只热气腾腾的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