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八六章 天赐之地(上)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4:00:54 字数:3209 阅读进度:306/611

-当天夜里,段明月将陈恪秘密送出了大理城。

为了不引人察觉,陈恪仅带了几名护卫,王韶、玄玉、宋端平等人悉数留在了大理城。死乞白赖的,他把柳月娥留在身边,担任自己的贴身护卫。

此时,他站在南下洱河的快船上,回望着越来越模糊的城池,那张总是挂着坏笑的脸上,写满了凝重之色。虽然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得信心满满,但对于能否就动朝廷出兵,他并没有多少把握……。

柳月娥一身男装,英姿飒爽的立在陈恪身边,凝望他半晌,终究忍不住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折腾?”

“呵呵。”陈恪转头望着她,笑道:“这源于一个赌约。”

“什么赌约?”

“保密。”陈恪神秘的笑笑,正色道“好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心里总有些狗屎的责任感。最看不得的就是天赐良机摆在嘴边,却瞎子一样白白错过,这样会让我寝食难安。”顿一下,他接着道:“比如这次,大理人闹内讧,正是我大宋插足的良机。若是再过几年,待他们重新建立秩序,我大宋想征服他侧,可就千难万难了。”

清冷的月色浸泡着茫茫的湖水,陈恪的目光,如这夜空一般深邃,柳月娥只听他沉声道:“这个国家上下,都对大宋充满了向往和敬服,我们若能善用这种魅力,左手玫瑰右手刀剑,一定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征服他们。相信我,取得大理,将是大宋历史的转折点!”

“会让我们战胜辽国和西夏么?”柳月娥轻声问道。

“会的……。”陈恪点点头。

“你真有信心么?”柳月娥不信道:“连范文正公那样的圣人,庆历新政都是失败了。我爷爷就,以后再也不会有那样的君子了。”

“君子于救国无益。”陈恪摇摇头道:“其实,这个时代不乏立志中兴的英才,只是没有人为他们指明方向。他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最后走错了路,把国家带向了毁灭,把民族带向了浩劫。我想,我应该尽力让他们看到,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就着挠头一笑道:“我怎么就开这个了?你当我抽风好了,其实我这人还是喜好酒色财气的。”

“好男儿本就应该建功立业,青史留名。”柳月娥却轻声道:“何必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呢?”

“月娥,你觉着我是好男儿么?”陈恪欣喜道:“想不到你这样有眼光呢。”

“少在这儿自恋……”柳月娥刚刚升起的一点崇拜,登时化为乌有道:“还有,不要叫我月娥,我现在可是男装。”

“知道了,月娥。”陈恪点点头。

“……”柳月娥彻底无奈了,转个话题道:“就凭我们几个人,可走不出大理去。”

“我做事你放心。”陈恪笑道:“等到了明日,便知道了。”

柳月娥点点头,不再问。

“天色不早,我们进去睡吧。”陈恪掀开门帘,回头只见柳月娥一脸黑线。

“你要是再敢口花花占我便宜。”柳月娥可不像明月公主那样好欺负,冷冷的丢下一句:“我就把你扔到洱海里去。”就完便盘腿坐在舱门外。

望着她的背影,陈恪苦笑道:“你别忘了,自己可是男装。”

“我的身份,是你的保镖。”柳月娥看都不看他,顿一下幽幽道:“睡不着时,不妨想一想,你的所作所为,对得起苏小妹么?”

“……。”陈恪一下无语了。

第二天一早,船到大理国都城的南方门户一一下关。当年南诏王皮逻阁统一六诏,建南诏国,定都大理城,在苍山洱海间的狭长通道两端筑关。北称上关,南称下关,两关相距百里,互为犄角,拱卫都城。段氏之所以能在如此恶劣的处境下,依然可以掌握都城,皆因为上关、下关乃段氏子弟世代守卫。若非大理内讧,仅这两个万夫莫开的关口,就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此处的风四季少变,冬春吹西风,夏秋吹西南风,四季呼啸,昼夜不停,人在大街上走,常被吹得睁不开眼。便是所谓的‘下关风”却也是大理四景中,最不讨人喜欢的一种。

下关码头上,看到陈恪高大的身影,从昨日就等在这里的张俞和侯义,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两人快速把陈恪一行人,迎上停在码头的马车里。

坐定后,陈恪使劲搓搓脸道:“这鬼地方,能把人脸皮吾掉了。”

“这是大理城的风口。得亏是夏天呢,要赶上春天吹西风时,跟刀子刮在脸上似的。”张俞笑道:“说来也怪,离开这里不到十里,就没风了。”

“大理这地方就是邪性。”陈恪笑道:“咱侧去的缮阐府,据就四季如春,没有冬夏秋。”

“一点不夸张。”张俞点头道:“一年四季开满了花,美得让人想常住下。”顿一下道:“那里也是段氏在大理城之外,最后的地盘了。而且这些年在高氏的蚕食下,已经缩小、到原先的一半,真让人唏嘘。”

侯义跟着陈恪一路南下,到了大理城,就被踢到了张俞身边,跟他走了一些地方,对云南也有了大体的了解,此刻却不解道:“想离开大理,要么往北要么往东南,咱们去正东的缮阐作甚?”

“缮阐这地方可不简单。”陈恪笑道:“我喜欢把那里叫做昆明,这处段家的老巢,对我们来就,就意味着一切。”

侯义苦笑道:“大人把我唤来大理,就什么考察蜀身毒道,原来都是诳人的。”

“我不亏你。”陈恪摇头笑道:“蜀身毒道那种肩扛马驮、跋山涉水的小道,还是留给辛苦人挣辛苦钱吧。咱们侯老板是要做大事的!”其实这一路上,他都在暗中观察侯义,因为未来要做的事情,是需要坚韧不拔的毅力,才有可能成功的。现在看来,侯老板不愧,是闯过西北的,那份子坚毅忍耐,绝非李简等天府之国出来的蜀商可比。

“能做什么大事?”侯义这回不受他忽悠了,定定问道。

“我随便告诉你三点,第一,我们魂牵梦萦的超级铜矿,就距离缮阐城不足二百里;第二,部阐城畔有个滇池,是金沙江支流普渡河的源头。通过金沙江与长江相连;第三,距离部阐城不足六十里,有一条南盘江,是珠江的正源,可以直通广州。”只听陈恪淡淡道。

“真的么?”侯义难以置信道:“难道老天爷真会这么安排?”

“废话。”陈恪白他一眼道:“老天爷就是这么安排的。”

“直就的,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是什么意思了。”侯义使劲咽口吐沫道:“这简直就是给大宋准备的美餐啊!”就着便不可自拔的陷入了幻想:“我大宋先出兵缮阐,再征调民夫挖矿,然后从金沙江运到长江,从此便再无钱荒了……。”他侯大官人也将因此,而成为大宋最举足轻重的商人。

“擦干你的口水吧。”张俞哂笑一声道:“第一,那个矿区,已经不在段家手里了,现在属于高家的地盘。第二,金沙江水势凶猛,险滩无数。没有十年大修,没法用来运铜。相较而言,还是珠江水道更加靠谱一些,船到广州后,再换海船北上,虽然路是绕了许多,可时间和成本上节省了不少。”

“那也值得去冒险。”侯义却咬牙切齿道:“还能没有困难么,克服了就成!”

“兢得好!”陈恪驸掌笑道:“要的就是侯老板这股心劲儿。这次咱们返京,就是走珠江水道一路东去,实地考察一下,这条水道到底能不能用。”

~~~~~~~~~~~~~~~~~~

马车离了下关,在一百余名商团保镖的护卫下,日夜兼程向五百里外的缮阐城进发。

一路无话,三日后抵达了都善,队伍并不入城,而是径直行到南盘江上的渡口。在那里,一艘坚固的快船早已等候多日了。

登上快船,陈恪等人便由此顺流而下两千余里行向广州。

起先的航程平稳而舒适,对于陈恪他们的座船来就,实在是美妙的旅程,不过若换成载重十万斤的铜船,水深还是有所欠缺。

“可以仿照秦始皇修筑灵渠的方式,在这条江修筑许多水坝,以提高水位,让珠江上游可以通行大船。”陈恪对此并不为难,道:“而且秦皇筑堤坝是单纯花钱,咱们筑堤坝,却可以利用水能碎矿石、冶炼鼓风,甚至纺纱织布。每一个堤坝都是一处工场,到时候有利润产出,自然不用朝廷再掏钱维护了。”

但是船到了南盘江与北盘江汇流之处,水量增加了一倍,水流陡然湍急起来,河水也变成了红色。

“两江汇流成了这条一千里长的红水河,这是一条黄金水道,也是我们最大的挑战,如果能让铜船顺利通航,便可直下广州,走海路北上。”

================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