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五八章 三少爷的剑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2-18 03:59:28 字数:3361 阅读进度:161/611

第一五八章三少爷的剑

-

“小子,有一件事你不知道,老夫想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柳老太爷哼一声道。

“我不想做的事情,谁也无法强迫!”陈恪睁开眼,毫不示弱的对他对视。

“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我就算杀了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柳老太爷冷笑道:“别以为官家夸了你,自己就金贵了,老夫一样想杀就杀!”

“你不会杀我的。”陈恪却淡定道。

“你哪来的自信?”柳老头嗤笑道。

“对于一个武人,”陈恪笑起来道:“他的刀,比他的话,更接近他的内心,老太爷要是想杀我,刀已经透过我的身体,而不会跟我废话。”所以说,这家伙不是没有头脑,只是不喜欢拐弯抹角,但老蛮牛的刀刃,逼得他不得不智取了……

“哼……”柳老太爷嘴角,挂起一丝得意的笑,但很快意识到这是不对的,赶紧板下脸道:“你小子倒也不完全白痴,老夫柳濠一世英名,岂会杀一个手无寸铁之辈?”

他把刀刃上的血迹,在陈恪雪白中单的领子上擦净,突然反手用刀柄,重重击在陈恪小腹上。这一下太突然了,陈恪结结实实挨上,登时痛得弓起了腰。

“混小子,”柳老头终于喊出了压抑许久的愤怒道:“我孙女有什么不好!你陈家竟视若洪水猛兽!”

“这跟她到底怎样无关,。”陈恪站直了身子,一脸诚恳的对老先生道:“是我已经有婚约在先了。”

“王八蛋!”柳老头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又猛得击出一拳,怒吼道:“这拳是替你那混蛋老爹挨得!有婚约还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陈恪其实躲得开,却没有躲,被打了个趔趄,却只闷哼一声,没有呻吟、也没有摔倒……不让老头把气出了,此事如何了结?他的深吸口气,才能说出话来:“我父亲是无辜的,我的婚约,是我自己订的,他并不知情。”

“笑话。”柳老头冷笑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自己做主?”

“呵呵……”陈恪擦擦嘴角的血迹,笑了:“我一直很崇拜令尊……”

“你……”柳老头登时语塞,天下人都知道,当年他爹是怎么娶到他娘的,为此他姥爷还告过御状呢。

“我父亲没有错,老太爷家也没有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陈恪沉沉叹口气道:“是我年轻孟浪,才给三家带来无穷的烦恼与痛苦,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是,苏小妹我必须要娶,因为这是承诺。”

柳老太爷神色复杂的望着陈恪,尽管对这小子绝无好感,但他还是要承认,从见面开始,陈恪的言行举止,便让他难以产生恶感,甚至不知不觉,看他都顺眼多了……

“难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不算承诺了么?”柳老太爷一下抓住了陈恪的话柄:“你只履行对那苏家的承诺,那对我家的承诺,就可以不履行了么?”

“这……”陈恪无语,苦笑道:“如果我能一分两半,自然要履行的。”

“这有何难?”柳老太爷大手一挥道:“看你一副聪明相,怎么是个死心眼?”他给陈恪支招道:“念在你年幼荒唐、却也算重信守诺的份上,老夫就替孙女做主,待你们成亲后,允许那苏什么小妹做个偏房就是。”说着重重拍着陈恪的肩膀道:“老夫那一刀没有免,只是权且记下,你要是敢宠妾灭妻,到时候一起了账!”

在他看来,这样的好事儿,陈恪肯定答应不迭……奶奶个熊的,豪门之女下嫁,还没成亲,就先允许他纳妾,上哪找这样的好事儿去?

“苏小妹必须是正房。”陈恪却不识好歹道。

“你……”柳老太爷瞪起一双牛眼道:“莫要不识好歹!”

“我答应的是娶她,不是纳她,所以必须正娶,没别得可能。”陈恪道:“如果老太爷同意的话,我也可以明媒正娶令孙女。”

“放屁!”柳老太爷怒道:“就是官家,也只有一位皇后!”

“不行的话,我只能用别的办法,补偿老太爷和柳姑娘了。”陈恪深深作揖道:“从今往后,老太爷和柳姑娘有任何吩咐,晚生都绝无二话。”

“谁稀罕……”柳老太爷烦躁的背过身去,在练功房中来回踱着步,依他的性子,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是不会再纠缠的,最多暴揍一顿,然后一拍两散。然而,他心底有个声音,却一直在叫他不要松口。老先生说不清是为什么,似乎是那种源自家族的固执,似乎又是别的什么原因……

~~~~~~~~~~~~~~~~~~~~~~~~~~~

演武堂中,只听到柳濠来回踱步的声音,陈恪安静的立在一旁,等待他的回答。

许久,柳太爷终于立住脚,转身挑衅地望着他道:“小子,听说你办法很多?能干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

“不能这么说……”陈恪叹口气道:“比如这件事,我就没有办法。”

“有办法,你要是能帮我办成一件事,我便还你庚帖,从此两家再无瓜葛。”

“什么事?”陈恪警觉道。

“我有一个老弟,他现在遇到大麻烦了。”柳濠叹口气道:“我想帮帮他,却没有办法。”

“谁?”陈恪沉声道。

“告诉你也无妨,”柳濠面带骄傲道:“他正是当今枢密使,面涅将军狄汉臣!”

“狄元帅……”陈恪倒吸一口冷气道。

“不错。”柳濠颔首道:“当年在西北鏖战,他还是我的下属,如今,他已经是西府大臣,我大宋军人的骄傲了。”说着又叹口气道:“但是现在,有人意欲置他于死地,你能帮他化险为夷么?”

“是不是文彦博那厮?”陈恪猛然想起一事,沉声问道。

“哦?”柳濠不禁要刮目相看了,惊讶道:“你是从何而知?”

陈恪当然不会说,我是从历史书上看到的……事实上,到了千年以后,狄青依然能为人耳熟能详,多半原因,要归于他所遭受的不公与悲剧的结局上。

陈恪依稀记得,狄青在当上枢密使数载之后,突然遭到了文官们的集体杯葛。为了整倒他,文官们不惜造谣附会,用各种迷信说法,来动摇仁宗皇帝的意志。尽管直到最后,文官们也没找出他的任何劣迹,然而狄青还是被排挤出京。

之后在朝廷无微不至的关照下,每隔半个月,便会有使者去嘘寒问暖……宋朝开国百年,这样的待遇只有狄青这一份,真不知他到底做了什么,让朝廷这样放心不下。

狄青忧愤交加,不久便生背疽去世了……直到二十年后,国家用兵西域,苦无良将,才想起了这位英年早逝的常胜将军。然而,大宋男儿的从戎建功之心,早就随着狄青之死烟消云散,再也回不来了。

那些文官们得逞了,世界依然以他们为中心运转,大宋朝所有的荣光全都归于他们,所以好男不当兵,都去抱着书本苦读,挤破头当官去了。最后没办法,竟让太监领军,演出一出出可笑的活剧,硬生生把个大好河山,拱手让给了一群野人。

可恨的是,当灾难降临,这些文官跑得比谁都快,基本上全须全尾的逃过长江去,在江南的花花世界继续作威作福,直到南宋灭亡,彻底没地儿逃了,才遭到报应……只是太晚了,亿万无辜百姓,已经变成了枯骨。

陈恪什么都知道,但他更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做不了那种力挽天倾的伟人。在另一个层面的历史中,王安石早就证明过,改革,不是闹着玩的,伟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弄不好就成了千古罪人……

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陈恪才会对当官兴致缺缺,要不是因为在大宋朝,做官就是特权的代名词,他连科举都不会考。他就打算做个闲官、享受生活,多找刺激,赶在靖康之前,把这一辈子醉生梦死的糊弄过去。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但发生在眼前的悲剧呢?管还是不管?对于一个见义勇为壮烈过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是在经过六塔河事件后,陈恪已经充分认识到高层的厚黑与无耻,所以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帮狄青翻牌,几乎是不可能的。

~~~~~~~~~~~~~~~~~~~~~~~~~~~~~~

“我是猜的。”陈恪回答柳老头的问话道:“没有东府大臣的支持,不太可能动摇到西府大臣。”

“果然厉害!”柳老头对陈恪生出些信心道:“我当你答应了?”

“这件事,我可以尽全力出谋划策。”陈恪缓缓道:“但是,小妹的幸福,不能用来当赌注。”

“可以……”柳濠也一字一顿道:“只要我看到你的努力,可以不附加任何条件……”

---------------------------分割------------------------------

我认为,正常人来到这样一个朝代,都会有陈恪这样的想法。沈默那样为民族崛起而读书的伟人,太少;陈恪这样,对未来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只是想让自己和身边人过得更好的,才是绝大多数。

当然,人的想法会变的,把你放在国家总理的位子上,你也会认真思考国家大计的,所以不要急……且让他精彩的活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