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望江南】 第七十七章 君欲东去

小说: 一品江山 作者: 三戒大师 更新时间:2015-01-11 07:50:59 字数:3704 阅读进度:77/611

(求推荐票……)

最后,周大令判定程之才犯诬陷罪,杖四十,徒两年。另外,那讼师也以挑唆诬告罪,要吃双倍的刑罚。但宋代,有钱人是可以罚金抵罪的……这也是程家有恃无恐的原因。在允诺缴纳巨额罚金后,程之才被带到耳房,当场写出放妻书。

苏家这边,也要出一个人去拿,陈恪便主动接下了这差事。

一进屋子,他便把门关上,拉了把椅子,朝这位昔日的同窗冷笑。

程之才搁下笔,一脸铁青道:“你想干什么?”

“你现在肯定很庆幸吧?”陈恪一脸玩味道。

“我庆幸什么?”程之才皱眉道。

“善良的八娘以德报怨,让你保全了颜面,”陈恪冷冷一笑道:“可是我这个人,从来都看不得人以德报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程之才重新提笔,不理他。却被陈恪欺身近前,一把揪住领口,硬生生从椅子上提了起来:“你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喊啊,你个比娘们还娘们的兔爷!”陈恪根本不受他的威胁,紧紧捏住他细嫩的脖颈,声音冰冷道:“我其实断袖之癖无甚恶感,但你这家伙的操行,实在太让人不快了!你说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自私的家伙呢?我必须要让你臭名远扬,才能对得起自己!”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程之才嘶声道:“我没有龙阳之癖……”话虽如此,他的声音却压了下来,显然怕被别人听到。

“你以为我这些日子,是在吃干饭么?”陈恪冷冷笑道:“你在青神县那个相好的,已经被我找到了,本来是要弄上堂来,跟你好好叙叙旧情的!”顿一下道:“不过现在也不迟,也不知你娘,会不会认这个‘贤婿’。”

“你……”程之才彻底泄了气道:“你到底想怎样?”他不是笨人,知道对方要真想给自己曝光,便没必要废话了。

“聪明。”陈恪放开他,用手帕擦擦手道:“我知道你家对黄娇酒念念不忘,你那表舅正在上蹿下跳,想把它收归官营。”

“生意上的事,我从不过问。”程之才整整衣襟,他对陈恪擦手的动作十分不快。

“那好,我这就把你的前男友请出来。”陈恪点点头,转身便走。

“等等……”被人捏住短,程之才只能就范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这才对么,”陈恪转过头来,面无表情道:“我要下一个十年的买扑权,只要你能做到,那个人,我可以让他永远离开蜀中……”

“我尽力吧……”

“还有两年时间,你一定能做到的。”陈恪灿烂的笑了:“不然,就有好戏看了!”

其实对于程之才这样的渣男,陈恪是没必要给他留面子的。但把柄之所以是把柄,是因为没有示众,其威胁在于含而未露,若是宣扬开来,只会遭到对方疯狂的报复。

程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是现阶段的自己能对付得了。如若让他们彻底颜面扫地,必然会遭到疯狂的报复。到时候,苏家也好、陈家也好、黄娇酒场也罢,全都要遭殃的。自己眼看要出川了,不能惹这么大麻烦。

还是捏着这个把柄,让程家投鼠忌器吧。

~~~~~~~~~~~~~~~~~~~~~~~~~~

自古至今,这种官司向来没有赢家。苏家固然成为胜诉的一方,八娘也得以恢复自由身,然而全家人遭受的心灵创伤,却不知多久才能抚平。

要说这件事,对苏家还有什么好处。那就是极大的刺激了苏洵的上进心,他深深体会到了‘贫之不如富,贱之不如贵,在野之不如在朝,食菜之不如食肉’的硬道理。要想不受豪门气,只有自家成豪门;要想不被人欺负,自己必须有欺负人的能力。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他一面全力督促两个儿子的学业,一面四处奔走,投书干谒,希望能迅速出名,尽早跻身士大夫的圈子。

当然这是后话,眼下这官司最直接的影响,便是苏家准备从青神搬回眉山去。虽然说是苏洵要负责苏氏的年节祭祀,在青神住着不方便云云,但谁都知道,苏家这是在避嫌。

二郎自然不舍,但他也知道,现在这种状况下,确实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好,一来让舆论冷却下来,二来让八娘走出阴影,能重新接受一段感情;三来,大比在即,自己也得专心学业了。

至于陈恪,许是二世为人的缘故,他对聚散之事看得很淡。从眉山回来,便去中岩书院,向老师王方辞别。

对于他在山下的所作所为,王方只评价了两个字:“胡闹。”便把话题转到范仲淹身上,声音有些低沉道:“我找来最近的邸报细看过,今年正月,范公移知颍州,不过行至徐州,病重不起,官家数度遣使赐药存问,不知近况如何。”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地,”王方接着提起欧阳修道:“上月,欧阳太夫人逝于南京官舍,欧阳永叔上表归颖州守制。朝廷欲夺情起复,被他固辞了,想来现在就算没到颍州,也该在路上了。”

“这样说,我的目的地,应该是颍州了。”陈恪轻声问道。

“嗯。”王方点点头道:“我另写了一份祭文,你我吊唁一下太夫人。”

“是。”陈恪恭声道。

“去吧,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尤其是对我们蜀人来说。”王方目光深邃道:“‘少不入川’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川中虽好,却与世隔绝,你只有到了外面,方知道真正的大宋,是什么样子的。”

“是。”陈恪又点点头。

“你打算自己上路?”

“宋端平也想与我一起。”陈恪答道:“他应该已经向袁执事递交长假申请了。”在升入率性堂后,书院能教的就很少了,学生主要以自学为主。书院亦鼓励游学,以增广见闻,避免闭门造车……其实也是给学生,以交游拜谒的时间,只是不明说罢了。

“很好。”王方捻须道:“你们两个结伴而行,天下大可去得。”顿一下,笑道:“我本来还不放心你一人上路,给你找了个保镖呢……”

“哦,”陈恪笑道:“不瞒老师说,我也正有此意……我们俩毕竟是头一回出川,能有个江湖经验丰富的保镖带着,心里踏实。”

“呵呵……”王方的笑容有些尴尬,轻摸一下眉头道:“那人是峨眉弟子,武功十分高强,不过江湖经验么,比你们还要不足。”

“呃……”陈恪奇怪的盯着老先生道:“那人不是老师的亲戚吧?”

“比亲戚还亲,”王方嘿然一笑道:“是我儿子……”

“早听说老师有一子一女,却从没见过令公子,”陈恪恍然道:“原来在峨眉山啊。”

“是。”王方点点头道:“他自幼体弱多病,险些养不活,不得不在峨眉山出家,跟随白云禅师修行,如今已满十年,按例要云游天下。”说着苦笑一声道:“我实在不放心他,便想让他跟着你……”

“老师,您真是……”陈恪苦笑道:“好吧,我带着他就是。”

~~~~~~~~~~~~~~~~~~~~~~~~~~~~~~~~~~~

顺利的请了假,陈恪回去上了最后半天课,便把书具全都收拾到书箱里,宋端平也是如此。

知道他俩要去游学,同窗也跃跃欲试,但家里是不会同意他们出川的,所以只能致以各种羡慕,要他们常写信回来,把在外面见到的、经历到的都告诉他们。

两人自然满口答应,收拾好书箱,便与苏轼兄弟下山去了。

山路上,溪水潺潺,林荫茂盛。苏轼兄弟却十分沮丧,他们本来说好了,要一起出川的,谁知老爹受了刺激,坚决不同意他们‘四处嬉游、荒废学业’……因为苏洵当年就是热爱到处旅游,才耽误了学业的,为避免下一代重蹈覆辙,望子成龙的苏老泉,当然不会放行。

苏家出了那种事后,两兄弟一夜长大不少,苏轼也不会再像当年那样翘家,苏洵就更不会了。但不论多懂事,看到伙伴已经准备出发,兄弟俩还是满心的失落。

陈恪和宋端平一路安慰,到了下山,两人心情才转好些。走在坝上时,苏辙给陈恪个眼色,两人便落在了后头。

“什么事?”陈恪问道。

“有件事,”苏辙看看远处的夕阳,缓缓道:“那位雷知州,上门向我妹妹提亲了。”

“……”陈恪一下沉默了,过一会儿才看着他道:“这话是苏伯伯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都是。瞎子也能看出,小妹倾心于你。我爹爹原本的意思是,你家不主动提亲,他绝对不会提。”苏辙轻叹一声道:“但是我姐姐的遭遇,让我爹爹不再那么重面子……要是以前,万万不会还让我来旁敲侧击的。”

“我知道了。”陈恪点点头,深吸口气道:“我这次出川,还有个目的,是探望一下我爹爹,到时候我跟他说,让他请媒人上门提亲吧。”

“喂。”对他的态度,苏辙罕见的表示出不满道:“和我妹子结亲,就这么让你低落?”

“拜托,”陈恪搭上他的后颈,苦笑道:“小妹才十五岁,要胸没胸、摇屁股没屁股的黄毛丫头。而且说实话,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你认为娶一个小妹妹,会很快乐么?”

“委屈就算了。”苏辙使劲想甩开他的胳膊。

却被陈恪紧紧箍住道:”哪能呢,感情可以慢慢转化,但看着别人娶了小妹,我会受不了的。”

“你这家伙,”苏辙苦笑道:“还是那副臭德行,不吃也要先占下!”

“对,我就是这么个人。”陈恪嘿嘿笑道:“不过这话,你可别跟小妹说,不然有我好受的。”

苏辙猛然甩脱了陈恪的胳膊,大笑道:“你觉着,我跟她近,还是跟你近?”

“小舅子,哪里跑!”陈恪怪叫一声,大步追了上去。

--------------------------------------------分割-------------------------------------

呼,终于要出川了,我盼着一天好久了。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