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回 薛千户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3-26 08:29:42 字数:2312 阅读进度:291/557

徐静和半夜里睡不着,抚着肚子想了会心事,索性坐起来叫丫鬟掌灯,给楚啟写一封信。

她想传达给他她对他无条件的支持,可是拿起笔来,却又觉得无从落笔,半晌也只是简单写下三个字‘我很好’。

她很好,他不要担心,她很好,会在家里等他!

写下这三个字,心事松了,倒也一觉睡到天亮。

夫人写给英国公的信都是夹在军报里加急送出去的,郑率不敢怠慢,包装好了送给军中的人,沿途快马加鞭,待送到楚啟手里的时候也不过五六日。

他先将京中的邸报大致翻了一下,不经意间看到夹在邸报里的信,心中一惊,连忙拆了信来看,待看见信里写的三个字,又觉得心里暖暖的。

她将那一张小小的信纸对折再对折,放进了贴近心口的地方。

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同为夫妻,济王和济王妃又是另外一种局面,济王虽然嘴上不承认,却对于没听徐兆宽的警示而有一丝丝的后悔。

姚铃儿因之前有求于庆国公夫人,没少在庆国公的事上向济王说庆国公的好话,比如她觉得能护得住下属的济王是多么的英伟,下属们该是多么的敬仰云云。

济王听了很是受用,在梁国公退下不提之后,发动朝中的人脉来运作这件事,可谁知出了这样的岔子。

姚铃儿更是感受到了压力,因为从济王对她的态度上,她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生疏。

她好不容易压王妃一头,若是这样就败下阵去岂不是又要回到原点,她心中焦急如焚,面上却丝毫不显,只问道:“王爷不是说皇上对英国公爷并非十分信任,光凭英国公的上书,还有那几个军户,只要太子一派没有动作,英国公也是没有胜算的么?”

济王一手背负腰后,踱步到门前,望着窗外密密斜织的雨帘,仰头悠悠叹了一声,说道:“可是父皇出动了锦衣卫的千户薛湜,锦衣卫是父皇的心腹,庆国公做下那么多孽,虽然这些日子拿银子扫平了一些,可到底水过留痕,谁知道会不会被揪出实证。”

姚铃儿隐约觉得薛湜这两个字十分熟悉,犹豫着问道:“那个薛湜是何许人也,王爷不妨试着拉拢一二?”

“若是他能归我所用,自然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济王说着发起吐哺之叹,说道:“这些薛湜年纪虽轻,入锦衣卫的时日也不长,可瞧他做事却十分老辣无情,偏他只效命于父皇,谁的帐也不买,是绝走不通门路的,实在是一件头疼的事。”

姚铃儿却突然想起这个名字对应的那个长身玉立的英俊男子来,心里穆然一喜,问道:“王爷说的这个薛湜,是不是吏部尚书薛阊大人家的公子?”

济王抬手阖上窗扇,淅淅沥沥的雨声顿时被关在了窗外,他点了点头,说道:“薛阊是效忠于太子的。”

姚铃儿上前为济王宽衣,缓缓说道:“可臣妾听说薛尚书和薛公子的感情并不好,似乎因为薛尚书抛弃发妻,薛公子还曾几次与薛尚书发生口角呢!”

济王倒并不怎么关心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换了一件宽松的淡竹叶暗纹的寝袍,顾自系着腋下的衣带,说道:“这些我略有耳闻,所以也并不担心薛湜会投靠太子,因此皇阿玛拔擢他入锦衣卫的时候,我也未说什么。”

姚铃儿放在鎏金龙凤帐钩上的手一顿,微微转过身冲躺在床上的济王说道:“王爷,听说薛大公子事母至孝,不若您先厚待他那在庵堂出家的母亲,渐渐打开些突破口?”

济王灵机一动,不由赞了一声道:“还是你最机灵。”

姚铃儿掩口轻笑,陪着济王就寝不提。

翌日姚铃儿早早起身送济王上朝,又提起了这事,说道:“臣妾想,惠隐师太毕竟是女流,若由您出面,却是多有不便,不如臣妾借着上香的机会先去打一打头阵?探一探惠隐师太的口风?”

济王觉得姚铃儿这个方法很好,他揽住美人香肩,夸赞道:“你真是本王的贤内助。”

姚铃儿温柔垂首一笑,送了济王出门,面上的笑容才敛去。

香云见济王走的远了,才过来低声禀道:“娘娘,庆国公夫人又派了人过来请您过府说话,您看……”

姚铃儿微微皱了一下眉,说道:“如今府里王妃病着,千头万绪都离不得人,你去一趟庆国公府,告诉庆国公夫人,她的意思我知道,但这事太过棘手,我总得缓缓想法子。”

香云应了一声是,躬身退了下去。

香坠知道上回姚侧妃是通过庆国公夫人左右了太医院里的阮太医,在王爷面前说姚侧妃果真是小产,才把侧妃假孕的事遮了过去,姚侧妃作为交换,就是在王爷面前进言,让济王爷不要抛弃庆国公,庆国公夫人手里攥着侧妃的把柄,这样可怎么好?她有些讪讪地上前说道:“娘娘,庆国公那件事,您真的能帮得了忙吗?”

姚铃儿紧紧攥住的手便打在廊柱上,贝齿紧咬,半晌说道:“想拿那件事绑住我?哼,真是痴人说梦!”

香坠却想不出什么法子,但她想姚侧妃那般晶莹剔透的人,必定有法子。

----

英国公府,徐静和正躺在院中的藤萝架下纳凉,却见藿香进来禀报道:“夫人,宋夫人送宋家孙小姐去丰先生那里读书,您看是不是请宋夫人过来坐坐?”

静和闻言便有些惊诧,因楚啟带头弹劾庆国公一案,济王一派恨死了英国公府,而太子一派为了避嫌观望,也远远不靠近。

之前送小姐来丰先生的学堂里念书的几户权贵人家都渐渐用各种借口没有让孩子继续来读书,有些客气些的说是孩子身子不适,有些不客气的干脆连招呼也不打。

丰先生却是见识过大风浪的人,丝毫不为所动,对着为数不多的三个学生讲得津津有味。

这三个孩子里一个是馨姐儿,一个是长公主的孙女,另一个便是宋夫人的孙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