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回 取悦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5:00 字数:2266 阅读进度:154/557

“这么说这门亲事的关节还在徐三姑娘身上!”薛阊琢磨着妻子的话,转头看向儿子,这般风流人物,像极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甚至五官比自己还多了几分棱角分明的帅气,可是以往薛湜的那些荒唐之举,只怕难以让徐家二老放心把女儿托付啊。

“夫人曾说徐三姑娘是至孝之人,不若咱们投其所好,送些徐二老爷和徐二太太喜欢的东西去,”薛阊作为一名职场老油条,在左右逢源讨好人这方面还是颇有心得的。

薛夫人眸中露出赞赏之色,说道:“老爷思虑的极为有理,只是听说徐二老爷夫妇都是性情中人,只怕很难被些身外之物打动,尤其又是事关她们掌上明珠的婚事。妾身听说徐家二房在京中有许多产业,可见家资不菲,咱们送的东西太轻,只怕适得其反。”

“夫人说的有理,”薛阊沉吟着道:“听说徐二老爷爱画,我这里有一副《仕女图》,是张萱的真迹,不如送给徐二老爷”。

这份礼足够贵重,也足够心诚了,薛夫人虽然肉痛,却也不好舍下体面不顾去说什么。

“我前儿得了一副《山居图》,正打算送给岳父大人赏玩,”薛阊又说道。

薛夫人面上方才好些,她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薛湜生的这样像薛阊,行事做派会不会也有一日变得像薛阊这样?不……不能给他这样的机会,一定要把薛湜‘浪子回头’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她正想的出神,又听见丈夫唤自己,忙回过神来应了一声。

“徐三姑娘是女子,夫人也是女子,夫人又一项聪慧,必然能猜到徐三姑娘的喜好,”薛阊说道。

薛夫人正待要开口,薛湜却生出一面不羁的神色,轻哼一声。

薛阊高声训斥儿子,“你这畜生,你母亲这般为你周全考虑,来回奔走,你不知感激,还要如何!”

薛湜撇开脸去,却没有像以往那般夺门而出。

这时候更需要薛夫人表现的宽容大度,温柔善良,她温柔地在丈夫的手背上按了一下,笑道:“女人的心思说简单也极简单,不过是想要一份安稳罢了,若说要顺其心意,只要想那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罢”,说着葱段一般的手指划过一个优雅的弧度,指向了薛湜。

薛阊恍然大悟,儿子容貌俊朗飘逸,徐三姑娘不可能不满意,若说徐三姑娘有顾虑的必然是薛湜那纨绔浪荡的恶名,只要能让徐家看到薛家的诚意,看到薛湜的诚意,哪个安分的女人不想好好找人过日子?

他沉吟了会儿,对薛湜说道:“你若真想迎娶人家姑娘,务必跟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女人断的干净,每日除了上衙门当差,都在家中老实呆着,也念两本书,省的人家姑娘瞧不上你没文采。”

薛湜没有作声,忍着听了薛阊的话,这一点让佘妈妈都吃惊不已。

薛阊心中宽慰不少,又对薛夫人说道:“给徐家的礼就托付给夫人了,”又吩咐薛湜,“你母亲去徐家时,你若在家便护送你母亲过去。”

这样至少给外人一个‘一团和气’的表象,薛湜冷哼一声别过头去,转身出门回了自己的院子。

换了件浅蓝潞绸的圆领袍,薛湜去了观音寺,把老头子的话一一对惠隐师太说了。

惠隐师太虽有几分不悦,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为娘的哪个不盼着自己的儿子过得好?若是他们能帮你把婚事办的体面,也就都有了。”

这话让薛湜油然觉得心酸,他望着母亲干瘦的脸庞,微微撇开了视线望着墙角,说道:“娘,静和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将来我们成了亲,她一定会孝顺您的。”

惠隐师太摆摆手道:“罢了,别说这些了,”说着站起身来走进内室,“我要诵经了,你歇一会儿就回去罢。”

薛湜心中有些不安,有些埋怨起静和,为何非得经过薛家那头呢?由惠隐师太为她们主婚不好么?

他有些无精打采地出了观音寺,小厮薛林牵了马过来,问:“大爷,咱们回府去么?”

薛湜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去趟集市,我给我娘买些东西,”他想起了静和,等到时候他们成了亲,再好好孝顺补偿母亲就是了,总归,静和他是一定要娶到手的!

在小厮薛林眼里,送姑娘家东西自然送首饰,说起首饰,最好的当属京城中的珍宝斋。薛湜也觉得有道理,他以前送静和都是吃食小玩意,吃了就没了,若是送一样饰物,时时戴在身边,看见了就能睹物思人,的确是好主意!

珍宝斋的老板自然也认得京中着名纨绔之一薛大公子,听见伙计报了薛公子大名,连忙下了楼殷勤地将人请进店中二楼的雅间,又命下人端上好茶好水的招待,自己在旁满脸讪笑地询问薛公子想要买什么首饰。

薛湜脑海中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可是又说不明白,不由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那老板是极为精明的生意人,便含笑问道:“公子买首饰可是要送人,是年轻的姐妹,还是年长的长辈,小的好帮着您参谋参谋。”

“是……”薛湜张口想说是位姑娘,可又想起静和屡屡因他不尊重不知避讳而生气,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说道:“是我的一位表妹。”

那老板才不管薛湜是送表妹还是送情人,只管做他的生意,于是笑道:“若是送年轻姑娘,我们这里倒是有几个时兴花样的镯子和发簪,”一面说一面吩咐伙计,“去把那一套鎏金银梅兰竹菊的头面拿来。”

伙计应声而去,不多时小心翼翼地捧了几个锦匣出来,一一打开。

端的是锦绣珍珑,琳琅满目,薛湜瞧着却都稀松平常,比起他心里最好最好的静和,都配不上似的。

那老板眯着眼睛,亲自拿了腰上的钥匙,开了一旁笨重的檀木柜子上的双鱼锁儿,抱出一个蓝布银花包角的盒子,打开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