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回 谈妯娌和睦齐管家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33 字数:2183 阅读进度:37/557

静和这一顶高帽带的好没意思,只装作羞涩般微微垂下头去。

瑾老姨娘见一计不成,再添一把火,说起陈年旧事,更是落下泪来:“我那姐姐不容易,当年老侯爷出外投军,数载下落不明,家里家外,上孝公婆,下抚小辈,全家老少都指着她张罗,好容易熬着老侯爷出了头,她竟没那个福气消受,只能是便宜了旁人……”

静和目中便也浮上一丝悲色,只强笑道:“姨奶奶节哀,祖母疼惜您这个亲妹子,知道您嫁到府里来替她尽职尽责抚育儿女,想来会欣慰不少。”这话点出大刘氏吃苦受累盼着夫婿成龙,小刘氏嫁过来享受富贵荣华,那个‘旁人’自也是小刘氏。

瑾老姨娘被这话一噎,心道今儿算遇到对手了,偏她就是个不服输的:“说起来我真是愧对姐姐,乾哥儿年轻轻的早去了,坤哥儿我也未照料好,老天爷怎地不成全我,让我随我那苦命的姐姐去了,也好向她告罪。”说着痛哭起来。

周氏到底心软,听她这样讲也暗暗落泪,劝道:“姨娘莫这样想,活着便要往好处想才是。”

静和可没空儿听她啰唣,在她看来,二房不得势的时候瑾老姨娘不登门,这会子来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

况且徐老太太过门后,大伯父和父亲都交给了瑾老姨娘照看,怎地四叔活的好好的,大伯父和爹爹就双双出了事?难道真跟她没半点关系,如今瞧这老女人说话办事,滴水不漏,静和才不相信这女人用心照料大伯父和父亲,还会让二人落得那样结局。

瑾老姨娘一面哭着诉心酸,一面暗暗打量着静和,见她粉嫩的唇角带着一丝讥诮,显然心不在焉,她心中不由恼怒,可眼下又不便出言训斥这个死丫头,只能暗自忍了,又哭诉一通方才离开。

周氏望着她的背影,倒还叹了口气:“她也不容易……这些年点灯熬油的……”

静和似笑非笑,从袖子里拿出那枚荷包来问道:“娘,今日为何三婶婶要给我荷包?”

周氏随口答:“大人们离家久了,头一回见晚辈,自然给些红包是个意思。”

哦,静和恍然大悟,又问道:“怎么瑾姨奶奶没给我?”

周氏张了张口,却哑口无言了。

静和只暗暗唤过绣意,叫她盯着瑾老姨娘去哪儿。

到了晚间,静和依旧如往常一般去敬和堂请安,这次周氏也一道去,才一进门,才发现敬和堂热闹的很。

三太太、四太太分列老太太两边,连静宜、静绮、静婉也都在。

她见周氏母女进门,便站起身来道:“二嫂来了。”

周氏和煦地叫了声四弟妹,往前一步瞧见三太太杨氏又含笑叫一声“三弟妹。”

杨氏只是微微颔首,并未起身,她素来是带着优越感的,大房二房四房五房的这些跟她不在一个水平上的女眷,她怎会重视?

静和含笑上前先向老太太行礼,又向杨氏姚氏问安,一番厮见后各个落座,便有丫鬟鱼贯而入端茶上点心。

静和借着喝茶的姿势觑着屋内之人,老太太依旧清清冷冷,三太太依旧高高在上,四太太则一扫病容,笑的花团锦簇一般。

可见瑾老姨娘往四房去了一趟是极有用的,才让抱病的四太太一下子生龙活虎起来。

“老太太,”姚氏笑言道:“媳妇有件事禀告,之前因三嫂出门,府里不能没人照应,这才矬子里拔将军,指派我来代三嫂管一段时日的家,如今三嫂回来了,我倒要向老太太讨个恩典,还将管家之权归还三嫂,让我受用受用。”

三太太回来,这管家权必然是保不住了的,况且前阵子因冯婆子的事,老太太已渐渐剥她的权力了,与其最后让老太太开口,倒不如主动开口留个体面。

三太太淡淡笑着,老太太则笑骂道:“你这猴儿,惯知道躲懒的。”众人自然也附和地笑笑。

这时候需要一个递梯子的,静和转头看向母亲,那边大太太江氏开口了。

“四弟妹年纪最小,老太太偏疼些也是有的,”江氏说着上前在姚氏脑门上戳了一下笑嗔:“只是让你躲了清闲,三弟妹旅途劳顿,又要担起这管家的重担,只怕是太辛苦她了。”

杨氏微微一笑道:“大嫂说哪里话,这都是应该的。”

这家应该由她管,她应该是被众星拱月的,静和心里补了这样一句。

老太太和着稀泥,老眼中满是欣慰:“好,好,你们妯娌和睦,才是家门之幸,”她话锋一转,又说道:“只是你们几个猴儿也不许躲懒,我想了想,老大媳妇领了掌管厨房的差事,老二媳妇领了采买上的差事,老四媳妇到底是熟练过的,管府中各处修缮、迎来送往的差事,剩下的再交给老三媳妇,这样可好?”

有油水的采买居然交给了二房?!!

这下不光是姚氏,就连江氏都吃了一惊,周氏自然知道自己的本事,如何担得起这样重要的差事,她正要开口推辞,便觉得衣袖被女儿扯住,她便没有做声。

大太太是不相干不多言的,三太太不说,众人还有什么质疑。

姚氏只走到老太太身前佯作叹气道:“老太太的安排自然是千好万好,只是这下我又不得受用了。”

那模样十分可喜,又引得屋内一阵喧笑,是日老太太高兴,留各房吃了晚饭,略说了会子话,才各自去了。

姚氏含笑扶着翠芹的手回喜春苑,才一进大门,便狠狠将手里一个薄胎手炉掼在地上。

翠芹忙一面吩咐门上的婆子关上大门,一面为她抚背顺气:“太太……”

一句话尚未说完,已被姚氏大力推开,她见姚氏气冲冲进了门,忙跟了上去,迈过门槛一抬头,只见那迎面的金丝楠錾花嵌云板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人。

正是瑾老姨娘!

“怎么?谁给你这样大的气受了?”瑾老姨娘手里把玩着桌上窑变天青釉葡萄盆景,挑了挑眉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