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回 遇不速之客忽冷场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32 字数:2240 阅读进度:36/557

旁边候着的丫鬟忙端了铜盆倒了温水上前,服侍着静宜净手。

静宜将一双洁白的柔荑在玫瑰水里沾了沾,接过细棉布帕子慢慢擦着,挥手示意服侍的人退下,方侧头看向书香:“是爹爹有信儿传来?”

书香忙答:“三老爷因担着差事不好回京,老太太身边的何妈妈说,是夫人要回来了。”

“这府里乱的不像话,也该母亲来治治了,”静宜浮起一丝笑容,那姣好明媚的容颜更添娇艳。

书香瞧她高兴,凑趣说道:“太太回来,姑娘的婚事便要做定了!”

静宜美目微横,轻叱道:“这也是能浑说的,瞧我不禀了祖母,罚你一顿板子。”

书香抬手掩口,偷偷吐了吐舌头,专心研磨不提。

三房赶在冬至这一日回来,徐二老爷一家早早到了敬和堂,小辈儿们也都来了。

四太太抱病未来迎接,静和猜她多半是下不了面子,当然也可能真的因为最近诸事不顺气病了。

静和与徐老太太闲磕牙打发无聊,从冬至吃饺子的渊源,说到吃羊肉饺子的十种益处,正要往南方古怪饺子说去时,就见一个小丫鬟小跑着报进来:“三太太的车驾已经到大门口了。”

徐老太太面上便露出些笑容来,微笑颔首。

静和在脑中回忆着这位三婶婶,还没等她想起三婶的鼻子眼睛长什么样子,敬和堂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保养得宜,瞧着不过四十多岁的模样,穿一身草绿滚边竖领小袄,外罩一件银灰色暗纹妆花褙子,领口别着一枚宝相花银托蓝宝别针,扶着丫鬟的手缓缓进来,行动间称得上风韵犹存四个字。

瑾老姨娘!静和一眼认了出来,她暗中瞥了一眼雍容华贵却颇现老态的徐老太太,暗暗咋舌,老侯爷在时,敬重嫡妻,就不怎么抬举瑾姨娘,更何况老侯爷过世后,瑾老姨娘一直独居后跨院,等闲也不走动,外头皆道瑾老姨娘吃斋念佛,做起居士,怎么今儿倒来了。

静和暗暗想,莫非是四太太如今不给力,瑾老姨娘出山为儿媳妇撑场面来了?

瑾老姨娘毕竟不同于其他通房,乃是贵妾,又是先夫人的亲妹子,故而徐府里瞧见她也都还尊重,眼下她袅袅上前福了一福道:“姐姐。”

徐老太太面上的笑容消失,只淡淡的点点头,也未说话。何妈妈指挥着丫鬟给瑾老姨娘搬上一把绣墩来,瑾老姨娘大大方方地落了座。

屋内也无人吱声说话,静和正暗自猜度着今天是什么情形。

忽听瑾老姨娘的声音传来:“这是和丫头罢,来,叫我瞧瞧。”

静和略微一怔,抬眼瞧过去,但见瑾老姨娘满脸亲切慈祥的笑容,冲自己伸出手来。

这是要疏远离间她和徐老太太?静和脑中忽然浮起这个想法,她偷觑了徐老太太一眼,后者依旧保持从容淡定的神色,似乎浑不在意似的。

静和却不相信徐老太太当真不在意,多半是暗中观察自己,若自己上前去同瑾老姨娘热乎,定然会叫老太太不满,觉得先前的关怀都喂了白眼儿狼,可自己若不做回应,岂不是要被人指点无礼无情,竟顾着攀高枝,忘了嫡亲祖母这边的穷亲戚?

她这边犹豫不决,大姑娘静宜在旁瞧了个透彻,四房这是要拉拢二房呀!

她大方得体地缓步上前,横插在瑾老姨娘与静和之间,似笑非笑道:“姨奶奶莫非只瞧见三妹,没瞧见我?可见我是个粗陋笨拙的了。”

这一下,屋中人便笑了起来,瑾老姨娘也笑道:“谁敢瞧不见大小姐,难道是瞎了眼睛不成,只是你这妹妹原本也不常出来,故而才问这一句。”

这样一来,瑾老姨娘也不好再越过身边的静宜去同静和说话。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便听门外脚步声由远及近,门上的小丫鬟传话说:“三太太到了。”

静宜面上一喜,莲步上前,迎上当先一个妇人,亲亲热热叫道:“娘!”

三太太与静宜生的有几分相似,脸型微方,面色极白,一对细长的眼睛,眼皮微微有些松弛下坠,看向众人的目光里透着些威严凛寒。

她是正正经经封诰的一品侯夫人,她面前哪有瑾老姨娘的座儿,故而除老太太以外,众人都站起身来。

三太太上前向老夫人行了礼,便端坐在老太太身侧的蟠龙錾花玫瑰椅上,好个端庄尊贵的气派。

随后静和与众位兄弟姐妹一同站到堂中行礼,三太太微微颔首,她身后的妈妈已托了朱漆錾花托盘上前,众人一人一只荷包,静和不动声色地摸了一把,又瞧了一眼身边静婉手里的荷包,猜测约莫都是等样的银锞子。

行过礼,众人便各自去歇息,静和拉着父母赶紧走,生怕被小刘氏那个难缠的碰上,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她们一家四口刚到隆福居门口,就见瑾老姨娘笑吟吟地等在那里。

周氏对这个老女人也没什么好感,她刚过门时,瑾老姨娘还多方亲近,后来她与三房的关系越来越僵的时候,瑾老姨娘就连个影子也不见了。

连周氏这种傻小白都觉得瑾老姨娘不好,更何况两世为人的静和?

可眼下人已经来了,也没有拦在外头的理儿。

再者说凭二房与老太太那里的关系,就算静和当众打瑾老姨娘一顿,老太太也不会忘却瑾老姨娘是她亲姨奶奶这层关系。

总之,因瑾老姨娘和三太太的出现,二房与老太太改善关系的计划或许会被迫搁浅了。

“姨娘请用茶,”周氏懂得礼数,见碧桃锦心两个端了茶上来,少不得让一句。

瑾老姨娘接在手里,微微抿了一口,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笑道:“我如今清心修佛,不大走动,如今瞧着和姐儿和筠哥儿都出落得好人物,你到底是有福气的。”

周氏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一旁坐着的静和也不开口,只等这老女人自己赶紧走,谁知她竟轻叹一声,解了腋下的绛色绢帕按着眼角,语带哽咽地回忆旧情来:“可怜我那姐姐福薄,瞧不见眼下儿孙满堂,若是她见和丫头如今这般出挑标志,该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