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回 暗商议不为刀俎肉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31 字数:2143 阅读进度:34/557

夜色渐浓,一重薄雾渐笼罩了侯府,这是下人们卸了差事歇息的时候,隆福居后面芜房里却明晃晃亮着灯,几个丫鬟婆子议论纷纭,“姐姐,我可是听说姑娘要裁汰院子里侍候的,可当的真?”

“自然是当真的,”一个年长些的丫鬟说道:“锦心已做好了花名册子,详细记了每个人进府的年头,爹娘老子的情形,得了什么奖,犯过何等错,想来已经交给三姑娘了……”

一个圆头圆脑的媳妇子对她说的这些颇有些不以为然,“三姑娘那样小小的年纪,能成什么事,我们不过瞧她是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表面上给几分恭敬,实则又有哪个服她,逼得老娘发了急,闹将出去,她又能怎么着!”

“林嫂子,这话可不敢这么说,”一个黝黑面孔的媳妇说道:“瞧之前梁妈妈和冯嫂子,原本是那样体面得脸的,三姑娘轻轻松松便给发落了出去,听说梁妈妈现如今在庄子上受尽折磨,日日央告庄头往太太面前为她求情,放回来做个洒扫的粗使婆子也好呢。冯嫂子更是难熬,住的屋子腥臊烂臭,连牲口都不如。”

众人听到这话,都觉一阵冷飕飕地,这侯府高门大户,夏日有冰,冬日有炭,活计又不十分累,她们一个个养的细皮嫩肉,哪里回的去过那般苦日子。

“可咱们到底是太太娘家陪嫁来的,三姑娘即便要裁撤,也得先裁撤侯府里那些罢。”林婆子转了话锋,说道。

众人不免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当初二房不得势,她巴不得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侯府家生的,如今念起自己是周家的人来了。

“话是这样说,可梁妈妈和冯妈妈处置的可着实不轻呀。”又有人小声说道。

“可梁妈妈与冯妈妈都是暗地里伙同外人谋害太太,做了错事的,”那黑面皮的婆子话音落下,众人面上神色各异,这些年她们虽没谋害过周氏母女,可玩忽职守、偷拿几样东西典当换钱这样的事儿倒也没少做,如今可是听说三姑娘同紫瑛查了一整日的账目,难保不查出些什么来。

“哼,”林婆子怒哼一声,眉毛眼睛都挤在一处,在灯光下半明半暗颇为狰狞:“她要是不给条活路,也休想得善终,大不了一头碰死在这里,我瞧瞧她一个年轻姑娘今后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这话众人可不同意,如今这日子好过着呢,她们可不想去死。

“林嫂子到底是个有骨气的,咱们可就承望着嫂子您了。”众人如是恭维着。

林婆子心下好气,合着这是要她做马前卒呢,她可没那么傻,她一头碰死了,她的儿子闺女怎么办,倒叫这帮子小人得便宜。

“以我的意思,咱们出几个人,连夜去周家告状,求太太给咱们做主,三姑娘再厉害,还能顶撞亲娘不成!”林婆子如是说道。

众人心中暗暗说好,二太太耳根软,容易唆摆,三姑娘不就是为着这个才哄自己的亲娘归宁的么?

因怕去的人多了被发觉,这些人里只派了两个人,又合计出一番说辞。

那两个人方要出园子,便见远处一星火光移动,紧接着那火光渐渐靠近,乃是三四个人拎着瓜皮灯笼过来。

离得近了一瞧,为首的乃是一锦衣俏婢,身后跟着两三个粗壮婆子。

那俏婢身着藕荷紫对襟长比甲,圆圆的脸庞,正是紫瑛,只见她莞尔一笑道:“这样晚了,嫂子姐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林婆子讪讪道:“没什么,我们几个瞧天色好,想着去园子里逛逛,这便要回去了……”

“打算回去?!”紫瑛笑地眉眼弯弯:“巧了,姑娘正有请嫂子呢,两位请随我来。”

紫檀座掐丝珐琅兽耳炉的盖子最后一线香悠悠透出,窗户外乳白的光线冲破云层,落在青砖地上,空气中似有小的浮尘飘动。

母亲从箱笼柜里拿了一件玳瑁云纹挂珠钗来,一件一件准备她的嫁妆,一件一件那样那样清晰,连珠钗点翠的那一丝丝羽毛都清晰无比。

紧接着又是她为生计所迫,将那些妆奁一件一件拿出变卖,直到最后贴身的那一枚白玉三镶福寿吉庆如意锁,她最是喜欢,一直留着留着,打算今后传给女儿,再传给孙女,可那一日,她亲眼瞧着那个庸医从她手中夺去……

“别拿走!”她猛然睁开眼坐直身子,双手直直地向前抓去。

外头有人听见动静进来,便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掀帘子进来,当先一个上前扶住静和,三姑娘一双手仿佛从冰水里浸过般冰凉,一件素缎春衫已被汗水湿透,那只温暖粗糙的大手轻柔地在三姑娘后背抚着,语气温和关切地重复:“不打紧,不打紧……”

那妈妈四五十岁,头发已花白,戴两支鎏金簪子,耳上坠两朵一滴油的金耳环,神情中满是慈和,正是周太太身边的毕妈妈。

一旁的紫瑛去桌上倒了一杯水端来,毕妈妈接在手里,看着静和的目光很是温暖:“姐儿,喝口水压压惊,”又转头冲紫瑛道:“劳烦姑娘去找件替换的衣裳来,姐儿方才出了汗,别着凉的好。”

紫瑛点一点头,去柜子里找了身干洁清爽的素白绸桃红滚边家常袄裙,二人服侍着静和梳洗更衣,坐在妆镜前梳髻。

这会子静和方才从惊魂中回神,问毕妈妈道:“妈妈怎么来了?”

毕妈妈选了两朵粉晶满池娇珠花为她戴上,嘴里说道:“太太那里知道姑娘要整顿院子里的人事,怕姑奶奶的陪嫁仆从仗着周家的势,不好压服,特意打发奴才来。”

静和目光中露出些欣悦:“有妈妈在,我安心多了。”

说着话已穿戴整齐,与毕妈妈一道用了早饭,才将所有当差的召集到隆福居正堂。

那些人瞧见毕妈妈在,自以为派去送信的人起了作用,还没来得及偷着乐,便瞧见锦心带着那林婆子两个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