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回 里应外合姑娘当家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31 字数:2277 阅读进度:33/557

“娘,”静和上前服侍母亲戴上珠翠叶嵌的宝相花抹额,对着镜子整理好,笑着搀扶她起身:“才刚小张管事来回,说一早已套好了车,您就去外祖母那里消消停停享受几……”她意识到自己脱口说了错话,暗暗鄙视了自己一眼,话锋一转佯作一副惊惧畏缩的样子。

“梁妈妈和冯婆子的事儿,可要好好替女儿描补描补,女儿到底是年轻不晓事,待外祖母不生气了,女儿再过去给外祖母赔不是。”她说着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周氏对着妆镜扶了扶云鬓上的珠钗,见时辰差不多了,才在静和额头上戳了一下,语气中又是溺爱又是嗔怪:“你呀,那事的确是冯婆子有错在先,虽则处置的略重一些,可那到底那是你的外祖母,还能真生你的气不成?你还是同为娘的一道去罢,你外祖父还发话想你了呢。”

如无意外,在大姐姐出嫁前,她是不好出门的,静和暗暗想着,面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这一时间东西哪收拾地齐备?娘您就带着弟弟先去,等我收拾好了,外祖母也消了气,我再过去不迟。”

周氏想想也是,等母亲散了气她再打发人来接女儿就是,母女俩说这话儿,就见外头碧桃来禀告说细软行李俱都已装上车了,请她的示下。

周氏少不得又叮嘱女儿几句要好好吃饭之类的话,才由丫鬟婆子们簇拥着走了。

静和望着母亲远去的身影消失在园门后,唇角露出一丝得逞般调皮的微笑。

天知道,她刚一打算要调整人事,还未露出话,那起子丫鬟婆子便得了风声跑到周氏面前诉苦不迭,一个个指天骂誓,大表忠心,大唱赞歌,说的周氏就是观音菩萨转世,稍一动便是造罪一般。

她想发落这个,周氏开口求情,她想重用那个,周氏只说脸生,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气闷半天,还是紫瑛给她出了这个主意……

她先托人给外祖母送了信过去,要外祖母派个媳妇子过来训斥责怪自己,质问为何那般重处梁妈妈和冯婆子,半点不给周府脸面,尤其是大大的怪责静和。

周氏不想让母亲和女儿闹僵,少不得回娘家解释一二,外祖母再趁机多留母亲几日,等母亲回府,她这里早就旗开得胜、清理干净战场啦。

绣意机灵,半远不近地追在周氏后头,见车轿出了大门,忙颠颠儿地跑回来禀道:“姑娘,奴才亲眼瞧见三太太的车轿出门了。”

静和满意地点点头,对底下站着的锦心、品红说道:“你们一个原就是这府里的,一个是外祖母那头送过来的陪嫁,人头熟,这一半日的功夫,你们去将隆福居和沐云斋的所有服侍的,不拘丫鬟、婆子还是在家休假的媳妇子,都做一份花名册送来,记住,定要做仔细,晚间我再看。”

二人跟了静和一段时间,主仆间早有了默契,当下应了是,双双退下各自办差。

静和微微一笑,又对绣意低声吩咐数句,后者一脸的踌躇满志,昂首挺胸地办差去了。

如此屋子里便只剩下紫瑛和她两个。

紫瑛先开了口道:“这些日子奴才亲眼见姑娘诚心待我,做奴才的心里委实感激涕零,唯有忠心服侍姑娘,眼下奴才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自古奴仆之间,第一要紧的便是个忠字,这段时间若说静和完全对紫瑛放心,那绝不可能,要不静和那日去郡王府也不会带了母亲的陪房。

可这阵子看下来,不论做事敏捷还是心思机巧,紫瑛在整个侯府的丫鬟里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

这阵子她对静和的态度,也挑不出丁点儿错,就连碧桃都承认,紫瑛是有心臣服的。

虽则画皮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可静和相信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她跟着自己能越来越好,也不会傻到背叛自己,两面三刀的奴才,谁也不敢拿她当心腹。

“快快请起,我身边没有得力的,今后还要多多倚重于你,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静和忙起身将人扶了起来,如是说道。

紫瑛便说道:“老太太房里的器物账目一直由何妈妈管着,近些年因何妈妈上了些年纪,老太太也时有叫玛瑙姐姐并我们几个帮着查核,故而知道这府里积年的仆妇多有私下里拿姑娘们的首饰簪环或是器物摆件出去典当放印子钱的,因老太太查得严,倒也未丢贵重之物,奴才以为姑娘既打算料理院子里的人事,不如先把账目抓起来。”

静和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她把某些人发落了,而这人身上正好背着一些银钱干系,人一旦走了,她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多劳你提醒,”静和目光中流露出感激,“我也想到此处,”说这话她还是有点羞愧的,若非两世为人,上一世见过奴才私下典当她的嫁妆,她怕也不知道还有这样一重。

“前儿搬家时,沐云斋的首饰器物都造了册新校对过的,略一清点倒也不费什么事,”静和说着从一旁的红木雕花包角大柜里拿了一只匣子出来,说道:“母亲临行前我便问碧桃要了这份嫁妆簿子,又拿了母亲箱笼的钥匙,如今还要劳你陪我一同点数核查。”

紫瑛眸中便多了几分欣赏,原本她只以为三姑娘略聪慧些,不成想料事如此周全,竟比她自己还想在前头,当下心里更多了几分顺从:“奴才定然竭力襄助姑娘。”

静和心下安慰,事不宜迟,主仆二人关起门来,清点周氏的嫁妆,周家在周定芳那一辈才发迹,嫁妆相对于有爵之家的小姐来说委实不算厚,就连陪嫁来的下人,也多是临时买来的,眼下把田庄地契先看了,那些不易搬动的粗笨的柜子箱笼不计,只点数精致贵重的首饰摆件,也并不难。

主要的大头还是老侯爷的赏赐与徐二老爷名下的一部分房地契,徐二老爷虽笨笨的,却还知道将老侯爷留给他的本子安放好,一样样对下来,缺失委实不少,诸如缠丝点翠金如意,缠丝嵌三色宝石玲珑扣等瞧着价值便不菲,却不翼而飞。

眼下静和也不急去查问,只一一顺序记录下来,一旁紫瑛见了,也忍不住暗赞三姑娘沉稳。

如是这样舍粗就精,整整理了一整日的功夫才理出个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