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回 贼喊捉贼究查贼赃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9 字数:2170 阅读进度:30/557

自打出了平郡王府,老太太便一言不发,直到回了侯府敬和堂,姚氏并孩子们亦步亦趋地跟着进了正堂。

只见老太太铁青着一张脸,走至铁力木罗汉榻前转身落坐,右手猛然拍在青鸾牡丹团刻紫檀小炕几上,震地炕桌上碧瓷盖碗啪一声脆响。

众人不妨,都吓得一个激灵。

老太太养气的功夫十分了得,府中上至老爷太太下至小厮丫鬟,都极少见她这样动怒,谁也不敢吱声,屋内落针可闻。

“带上来!”徐老太太喝道。

何妈妈躬身一礼,无声出了门,不多时从外头带了几个人进来。

其中两个粗壮的婆子一左一右押着一老一小两个人,正是被五花大绑,堵住嘴巴的冯婆子和小丫鬟碧香。

二房虽一直被被排挤边缘化,但从未遭遇过大的宅斗迫害,周家又是小门小户,冯婆子两个哪里经过这样大的阵仗,方才在路上不过稍稍试图挣扎辩解,便被老太太派去的媳妇子狠狠甩了几个大嘴巴,打的她们后槽牙都松动了,更是被厉声恐吓,险些将冯婆子吓尿了。

静和知道整个过程,当下盈盈提步上前深吸一口气,向着徐老太太跪了下来,先摆个姿态再瞧。

徐老太太转眸瞧了一眼很自觉出头认错小女娃,分明脸上还满是小女孩的稚嫩,身条也未全然长开,显得瘦小孤弱,不由让人生出几分怜惜。

徐老太太两瓣薄唇抿成一条线,视线在静和身上打了个转儿,落在她身上穿的石榴裙上。

那条裙子针脚粗陋,显然不是姑娘们的东西,因此次出门意义颇大,她特意观察了几个孩子的穿戴妥当与否,当时静和明明穿的是一件鹅黄挑线裙子,如今换成了素面石榴裙子,这里头的事儿怕也脱不了这个冯婆子的干系。

她抬起视线,神色威严地扫了一圈屋内众人,吩咐道:“去请二老爷并二夫人过来。”

玛瑙应一声是,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静和长这么大第一次跟着出门应酬,周氏自然悬着心,掐算着时间人也该回来了,刚预备打发碧桃去大门口瞧瞧人回来没有,就见玛瑙来请她。

夫妻二人忙收拾了一下,往敬和堂来。

周氏这一整天旁的事儿没干,就顾着脑补女儿犯错闯祸的情节,进了门瞧见了跪在屋里的冯婆子与碧香,又瞧见静和跪在不远处,心中便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女儿没出过门,哪里懂那些子外头应酬的规矩,老太太是老人儿,又是做祖母的,自该担待教导,想到此处,周氏颇为不情愿地向徐老太太请了安,问:“不知和儿犯了什么罪过,惹老太太生气怪罪。”

静和叫了一声娘,又冲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

周氏瞧见女儿小小的身影,又瞧见四姑娘静婉那带着些讽笑的脸,大姑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以及姚氏好整以暇地神色,心里委屈怜惜更胜,满心里以为女儿可怜,于是走至静宜面前,柔声道:“大姑娘,和儿是你的妹妹,她年轻没经过事,你是长姐,自该提点照料着她些才是。”

静宜只觉得莫名其妙,好歹顾念着她是长辈,礼节性地冲她微微屈膝,便转头看向徐老太太的方向。

周氏被她这样一甩,心里更是酸楚,静和只好主动道:“娘,今日去平郡王府,冯妈妈在王府大吵大闹,陷害女儿,女儿有管教不严之则,故而跪下请罪。”

周氏一听,张大了嘴一脸难以置信。

冯婆子和碧香见一旁姚氏使了个神色,忙膝行至周氏身边,不住叩头道:“太太救命,奴才那都是为了太太和姑娘,中了旁人的算计,奴才是最忠心太太的呀,奴才是为了护着三姑娘才冒着险去正堂找寻姑娘的,太太万万救命……呜呜……”

一番话说得涕泪横流,也说软了周氏的心肠,她瞧瞧徐老太太,又瞧瞧女儿,再瞧瞧姚氏看笑话般的神情,心想定然是姚氏仗势欺侮女儿,冯婆子护主心切,一时忘了规矩吵嚷起来,临行前她确实再三嘱咐冯婆子与碧香,‘绣意到底是外头买来的,锦心又经过三房的手,未必可靠,我只把三姑娘交给你们了’的话。

周氏想到此处薄叹一声,上前下跪道:“千错万错,都是媳妇儿的错,媳妇儿没管教好下人,给老太太添了这许多麻烦,还请老太太处罚媳妇,饶过她们罢。”

静和几乎要被母亲气吐血了,她到底还有没有点是非观,唉……可到底是自家的母亲,儿不嫌母丑,还是她想想怎么出马罢!

“老二媳妇,你可知道这两个奴才做了什么事?你就要替她们脱罪?”徐老太太对这个周氏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若非她还看重静和些,今儿实在懒得跟这个天真的小媳妇废这番唇舌。

静和已经想好了说辞,开口道:“回禀祖母,母亲,四婶母,当着祖母的面儿,孙女不敢有半句假话,冯妈妈和碧香二人不知受了谁人指使,暗中用血手帕染脏了孙女的衣裙,孙女想着还要拜见平郡王妃与众夫人,不好穿着脏衣失仪,只好寻了个隐蔽的柴房与侍婢锦心对换裙子,又命这二人在门外守门,谁知她们竟在门外将门拴死,幸得屋侧有小窗,孙女才得爬窗赴寿宴,”

周氏闻到这等惊险之事,忙拉住女儿的手去看,那两条藕段般的手臂上几道刮痕骗不了人。

静和继续说道:“她们见计策失败,竟然又趁着贵眷们用席,在摆宴的厅堂门口大吵大闹要闯入厅堂,若非王府的侍婢老练,将人拘起来,叫这两个满堂里嚷嚷孙女的闺名,孙女……”她说着哽咽一声,继续道:“此举实在是陷孙女于不义,更是极有损侯府声誉,孙女识人不明,治下不严,以至出了这样背主的奴才,请祖母责罚!”

周氏只要一想小女儿这一日忍受了这样大的苦,就恨这两个下作东西,老天爷,怎不教她早些识破这两个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