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回 无心之举挑弄事端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7 字数:2209 阅读进度:24/557

姚氏应一声是,心里却颇为不是滋味,原本是想敲打那小蹄子,如今却让她挣上了新屋子,屋子大了,添人的事儿又要跟上,这又得费多少银子,想想姚氏便觉心疼。

“这是好事,太太怎倒愁起来了,”翠芹一面为她解了发髻上的五凤朝阳嵌宝大钗,拆散了发髻,重绾了个揽月倭堕髻,以一枚衔鸡心偏凤钗定住,一面劝说道:“何不趁着这良机,在三姑娘身边多放几个得用的人……”

姚氏对着镜子理着云鬓,缓缓说道:“你是不知道,近些日子三丫头忽的厉害起来,口舌伶俐,城府又深,这几回在老太太跟前儿,我是接连败下阵来,如今老太太已暗地里敲打我了,我只怕再着了那小丫头的道儿。”

翠芹不由蹙眉:“二老爷和二太太是那样的人,倒养出来三姑娘这样伶俐人。”

姚氏也叹道:“可不是,若我那二丫头也有这般心机,我也不必这样累。”

“二姑娘是顶顶厚道的人,自然学不会三姑娘那等刁钻心肠,”翠芹连忙劝说:“若说水晶心肝、心思婉转,太太眼前儿可不有一个现成的?”

姚氏心念几转,挑眉道:“你说铃儿?”

“那日刚巧就只她跟着咱们姑娘去了二门上,若不是她在背后告密,谁又能知道?”

静和要搬新院子,自然要周氏帮着收拾东西,周氏不舍得女儿,心情自然好不了,上头主子心绪低沉,下面使唤的自也少不了抱怨。

今儿趁着天好,院子里扯了绳子,晾晒大毛衣裳和棉衣棉袄,两个翻晒冬衣的小丫鬟嘴里便闲闲抱怨着。

“姐姐说的是四太太的外甥女姚大姑娘?”一个小丫鬟拿着细毛刷子刷着被褥上的积尘,好奇问道。

先前那丫鬟道:“可不就是那人么,阖府里唯她与咱们姑娘走的近,却原来存了这等见不得人的腌臜心思。”

小些的丫鬟道:“姚大姑娘瞧着很是老实。”

“那是她惯会装可怜罢了,”又有一个婆子加入谈话。

“冯大娘,我还是想不通,害了咱们三姑娘,姚大姑娘能得什么好处?”那小些的丫鬟又道。

“到底你还是未经世事的,”冯婆子说着将一床大被交到两个丫鬟手上,叮嘱了句:“小心些,太太吩咐了这两床松软些,用的是新棉花,留着给姑娘带去,”一面又对那才留头的小丫头进行思想教育:“姚大姑娘这是要讨好她未来的婆婆呢。”

小丫鬟这才微微醒过些闷儿来:“嬷嬷是说咱们府里的大爷?”

“可不是,府里都传遍了,姚大姑娘的继母丝毫也不为姚大姑娘操心,眼瞧着指望不上,她如今三不五时地过来住着,便是打上大爷的主意了!”冯婆子又说道。

这边厢叽叽喳喳莺莺沥沥,全无人注意到重重锦被后立着一个娉婷袅娜的身影。

流苏听着这话如此不堪,忍耐不下便要出言呵斥,却见姚铃儿微抬起了手,流苏咬唇忍下这口闷气,搀着自家主子出了院门,却也不回喜春苑,而是去了荷塘边。

眼下已是秋末,满池翠玉俱都枯萎凋零,几只寒鸭拖着半湿的羽翅立在塘心的竹排上,益发显得形单影只。

姚铃儿暗自垂泪,流苏在一旁瞧得着急,只道:“我的好姑娘,您倒是说句话呀,可别吓唬奴才。”

姚铃儿方才悠悠一叹出声:“我想不到,她竟是这样待我,倒真辜负了我的一片心……”说着腮旁两串鲛珠洒落。

流苏劝道:“姑娘,奴才几次劝您说三姑娘心机深沉,手段厉害,连四太太都吃了她的闷亏,姑娘就是不肯听,如今可清醒清醒罢,她若拿您当姐妹手足,如何能这般误会诋毁您啊。”

隋子峰那事儿,是流苏言语不慎走漏出去,姚铃儿却委实不知情的,如今姚铃儿在院子里听到那些话,只觉心中燃着一团火,却又一时如坠冰窟般,半晌方才说道:“也罢,往日只当我瞎了眼睛罢了。”

流苏又道:“姑娘能想通最是好,如今还不晚,姑娘也该要好好为自己打算才是。”

姚铃儿转眸瞧向她,眸中带着一丝疑问。

“只要您能给四太太立了功,四太太必定欢喜,那您和大爷的事儿……”流苏话未说完已被姚铃儿出言打断。

“此事休要再提,”姚铃儿俏面上浮起一层寒霜,她虽孤零,却并不需要别人卑微可怜,徐励行那样的,上赶着追她她还未必愿意,更何况要自己苦心算计?

哼,姑妈瞧不上她,她今后偏要嫁个千好万好的,比励行也强上一万倍不可。

侯府的花园子后零散布着十来间旧屋子,其中几间是当初特意盖来给徐老太太的独女徐兆清住的绣楼,姚氏又紧催慢赶地命人收拾出一座邻溪的芳馆,一套傍山的雅轩,一幢朴拙的净斋,绣楼已住进了大姑娘静宜,取名卧云楼,二姑娘选了傍山的采云轩,二人是早已住进去了的。

如今三姑娘挪动屋子,老太太便命四姑娘静婉一并挪进来。

静和身为长姐,自然谦让,四姑娘因活泼好水,便选了溪涧旁的浣云馆,这倒正中静和下怀,她冬日怕冷,更喜住在藏瑞敛致、修身养性的沐云斋。

静和早去瞧过,沐云斋不甚宽大,却明亮洁净,中堂的庭院里种了些花木,正中堆砌了几方灵璧石盆景。

静和的东西本就不多,搬过去倒也便宜,只是选人上便要费些心神。

姚氏借着机会从家生子里挑了十数人,又从外头买来六七人,先带去请老太太过目掌眼,才又给她们姐妹挑选。

静宜大姐姐十分体贴公允,挑屋子既是静和最末,那这些人便先由着她挑,然后再依静婉、静绮、静宜的顺序走,实则除静和外,都不缺人使唤,故而大家也都没什么异议。

静和推辞了一回,也只好却之不恭,她事先已托着紫瑛、张婆子等人打听了一番,这几个里有一两个是姚氏陪房所出,静和自然敬谢不敏,有两个是罪宦人家的小姐发卖,文弱娇柔,静和想想还是别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