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回 训规矩婶侄再交锋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6 字数:2144 阅读进度:23/557

“老太太,要么说您福气山高海深呢,如今身边有了大姑娘和三姑娘服侍的又贴心又仔细,倒是叫咱们想孝敬,也没机会喽。”姚氏说着,端了一碗新熬的枣仁白米粥递过来,如是笑道。

静宜便微低螓首,淡笑不语,静和在一旁自然也跟着淡淡一笑。

老太太微微颔首,唇角的笑容里藏着丝骄傲荣焉:“她们都是极孝顺的,我说了许多次,都是自家人,不必讲那么多的规矩,她们只是不听,”说罢又对静宜静和说道:“忙了一上午,快坐下用些吃食。”

静宜见老太太也吃的差不多了,含笑应一声是,在旁坐下,静和很自觉的坐在次一位,丫鬟们摆上碗碟,姚氏也入了座。

“我瞧老太太气色比之上回又好多了,想这枣仁粥极是效验的,”姚氏轻轻瞥了静和一眼,含笑说道。

徐老太太身边的何妈妈也道:“正是呢,难为三姑娘想出这个法子,奴才在老太太跟前伺候,见老太太夜里都能多睡半个时辰呢。”

静和面上露出谦逊的笑容来,手拿一柄小银勺在盛了银耳羹的碧瓷小碗慢慢搅动,总觉得姚氏不会那么好心来夸她。

“若非是懂医术的,如何能想出这等周全效验的方子来?”姚氏又笑着说道:“听说百草堂的少东家就几次上门来指点和丫头的医术。”

静和心中一凛,这话可就严重了,明摆着是说她不顾规矩,败坏侯府姑娘家的声誉,这话对于处于关键时刻的徐老太太而言并非小事。

“四婶婶别听那些不懂事的小丫头们以讹传讹,”静宜却开口为静和说话“三妹妹的外祖父便是太医院顶有名的医官,想来三妹妹的医术也是从那里学的。”

如今静和已无时间去想静宜为何出面帮她说话,女子失节是大事,而且四房挑事的意图很明显,静和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她微微定了定心神,看向徐老太太,只见那一张富态的面庞上并无多大的起伏,她忽的心念一转,老太太既不放心四房,那必然在府里安插眼线,没准儿上回与隋子峰的短暂叙谈老太太早知道,她不说,却让四房提了起来。

“侄女儿的医术确实是从外祖父那里习来的呀,四婶婶说隋家有人上门指点,侄女怎么全然不记得?”即便重活一世,她的口才也未必及得上惯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姚氏,故而只能装傻充愣。

姚氏微勾红艳的唇角,笑容里藏着一丝不怀好意,静和就见了隋子峰一面,隋子峰还是顶着静和外祖父家的名儿,并未报名刺,原本她想着以这丫头的城府,又是做贼心虚,她一乍,那小蹄子也就露出马脚,偏她如今一幅抵死不认的模样,如果她这会儿把隋子峰上门的事儿点出来,岂不让老太太怀疑自己在府里安插人手,想到此处她启唇说道:“我有个陪房前几日伤了风去百草堂拿药时,见过隋家哥儿,那日却在院子里偶见了,不由稀奇,便打听了一二,原来是来瞧和丫头你的。”

静和微微侧着脑袋,一脸天真娇憨:“不是侄女儿狡辩,实在匆匆一面有时并认不准人的,”她说着又看向老太太:“隋家与我外祖家是世交,故而孙女倒听外祖母说起过,隋家这些年一直在江南经营,京城倒似乎并无铺子,况隋家大少爷一心准备太医院的拔擢考试,想来并不能镇日在百草堂坐着,四婶婶的陪房说瞧见,想必是误听一句罢,或是认错了罢。”

她不待姚氏说话,又道:“侄女儿也知道女孩子家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尤其对咱们侯府,一个女孩子有不当之处,便要连累整个府里被人指指点点,如今四婶婶的陪房不经考证就妄言侄女私见外姓人,而四婶娘听到后,不是约束下人私下误传以免损了侯府体面,却偏听偏信,这倒叫侄女有些看不懂了。”

姚氏只气的暗暗攥紧了帕子,这个和丫头什么时候这般伶牙俐齿了?这样一说,她倒有大过失了,心下想着偷偷去瞧徐老太太脸色,果然见徐老太太沉下脸去。

“三侄女说到哪里去了,我听了那起子人嚼舌,已经厉声呵责过,只是我一个妇道人家,又年轻,能经过多少世面,总得知会了老太太,如今见这里没有外人少不了说一声罢了。”姚氏说着走上前去服侍徐老太太吃茶漱口。

静和端起茶盅吃了一口香茗,便听老太太说道:“如此就好,一家人和睦,个别人就是闹腾不起来的了,”又对姚氏道:“那个嚼舌的陪房务必重重处置了,以防后头再有人依样学样。”

“祖母,”静和又唤了一声:“方才四婶婶的话虽是子虚乌有,却着实给孙女提了个醒儿,女孩子家爱惜名声羽毛胜于性命,今后定然自觉约束,以免被人诬陷误传,”又道:“眼瞧着快到平郡王妃寿辰,孙女想着刺绣一幅观音图,祖母若瞧得上便作贺礼,瞧不上也是孙女的一番心意。”

她自己待在院子里,比受约束禁足好,她刺绣观音图比被罚抄女则女诫好。

姚氏一张脸涨成猪肝色,她倒成了诬告的了?如今静和又自己请罪,更显得楚楚可怜,衬的她倒成恶的了。

徐老太太面上神色缓和许多,伸手将她拉到身旁的绣墩上坐下,说道:“你能明白规矩这是极好的,女孩子家学不学医术倒也无关紧要,总是要先把女红针线上的功夫做好,将来才能服侍夫君,抚育孩儿。”静和听出这句漂亮话暗里藏着告诫。

“侯府的女孩子们略大些便都有自己的院子,只因你娘舍不得你,才拖到这会子,若是你房里添置了人,原先的屋子便不够住,”徐老太太说着又转身看向姚氏:“我知你前阵子为中秋节忙的脚不沾地,无时间打点,这会子离过年还有几个月,借着这个空儿,将园子后头那几个空屋子收拾出来,叫她们姐妹住进去,年下里来了客也显得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