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回 打哑谜姐妹双试探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6 字数:2266 阅读进度:22/557

静和见这些示音字的墨色尚新,显然是后来才添上的,这阵子静和急于学习医术,却忘了这一世自己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字未必识得全,而隋子峰却虑到了,并细心地标识出来。

这个隋子峰……抛却上一世与姚铃儿的那些牵绊,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外祖母看人的眼力还是颇准的。

“咱们也来瞧瞧……”静和不愿让人看出她的异常,只携了紫瑛去看那干货布匹。

紫瑛在老太太房里是见惯好东西的,摸着那料子胎华细腻,触手生温,夸赞道:“这想必就是苏州的软烟罗了,虽不及宫里赏赐的华贵,花色又清新又雅致,正好给姑娘做件褙子。”

正说着,便听门外传来一声柔婉的女声:“什么好颜色?又清新又雅致的?”

一抬头,果见姚铃儿提裙迈进门来,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漫步走来。

流苏是打一进门便瞧见了那大包小包的绫罗缎子,当下迈前两步笑道:“是府里做冬衣了么?我也来瞧瞧。”

品红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这可不是府里的份例,是我们太太娘家的亲戚送来的。”

姚铃儿早在外头便听见她们说是隋家的大爷送来的,当下也不戳破,在静和旁的座位上落座,笑道:“长日无事,想着来找你下一盘棋。”

静和也想赶紧岔开话题,一面转眸给了紫瑛品红一个眼色,命二人将东西搬下去,一面笑道:“我可不敢同你下了,总也赢不了,怪没趣儿的。”

姚铃儿笑道:“我让你半子便是了。”

静和左右当下也无事,品红两个又不在,便自去取棋枰棋盒来,才走回来,便见姚铃儿拾起一本笔记看着。

后者见她回来,面上温柔一笑,歪头俏皮道:“这是谁写的,倒是一笔好字。”

静和将那棋盘按在炕桌上,说道:“不过是外祖父那里借来的,来下棋罢。”

姚铃儿便将那书袖在袖子里,起身走过来同她一道摆放棋具:“我瞧这本书不错,讲解药理深入浅出,我借去读一读可好?”

静和垂目在棋盘上布了一枚棋子,她固然想要回书册,可到底又不好开口,只能在心里想着由头。

姚铃儿也默然落下一子,并不是突然对医书感了兴趣,只是借书试探罢了,如今瞧见她极力掩饰,倒似真的心里有鬼一般。

“妹妹若当真想研习医书,我这里倒有两本入门的,”静和依旧低着头,似乎在研究如何落子一般,温声说道:“你拿走那本是读《黄帝内经》的笔记,若不读灵枢素问,这笔记瞧着便无甚大用。”

姚铃儿只觉心中一凉,倒似方才室外的冷气才被吸入鼻腔,横冲直撞冲入经络一般,就连心肝肠,也一并都是凉的。

“这倒也罢了,”姚铃儿说着将书册拿出放在炕几上,微笑着若无其事般问:“妹妹可曾听说百草堂的隋家?”

静和抬手撑颌,睫毛轻颤:“哦?妹妹怎地问起这个?”

姚铃儿面上神情已然从容如常,捂唇轻笑道:“没什么,我倒是妹妹如此用功研习医术,莫不是也要学百草堂的元大奶奶不成?那我倒着实要佩服你了。”说罢咯咯笑了起来。

百草堂隋家祖上便是贩卖膏药的江湖郎中,后一脉单传到了元大奶奶这里,只有一个姑娘家,谁知元大奶奶却极有见识才干,创出了百草堂的名头,后元大奶奶也成了一个标签。

闺阁里对元大奶奶既是敬慕她豪气胆魄,又不敢苟同她抛头露面,经营商铺。

“人家同你好生说话,你却来打趣我,”静和听出她话中打趣自己,只笑嗔道:“瞧我不收拾你,”说着便去挠姚铃儿的痒。

二人嬉笑一阵子,姚铃儿要回去服侍姚氏用饭,静和自己看起医书来。

“有事要说?”静和放下医书,看着来回转悠好几圈的紫瑛问道。

紫瑛方放下手里的衣裳,说道:“姑娘不觉得姚大姑娘有些古怪么?”

静和回忆了会子,猜想定是自己当时在二门强行让姚铃儿先回去,下了她的面子才有今日古怪,因此只道:“不妨事。”姚铃儿与隋子峰原本又不认得,只要不见面,过几日淡忘了,便能各自相安了。

“姑娘,”紫瑛见她全然不挂心似的,瞧了眼四周,见屋子里除她主仆并无其他人,倾了上身同她细细讲来:“上回四太太在您手里吃了个闷亏,以她那个性子,必不会就这样忍了下去,姚大姑娘同那边有亲,难保没人在其中挑唆,况且又怎知这院里,只有一个梁妈妈呢。”

话音刚落,便见那头品红掀了帘子进来,禀报到晚饭的时辰了,紫瑛便住了话。

静和明白紫瑛的意思,四房能收买一个梁妈妈,未必不能收买其他人,她暗暗留了心,换了衣裳,去敬和堂服侍老太太用膳。

和徐老太太混个脸熟以后,静和发现这个老人家也不难侍候,至少比上一世里她那婆婆好服侍的太多。

王府里一应起居饮食皆有章法约束,而平民出身的徐老太爷似乎十分喜爱这些规矩,不但没要求老太太更改一星半点儿,甚至自己也身体力行。

讲章法便有讲章法的好处,静和来服侍两次后,已经很能掌握自己的作用的位置了,她见大姑娘静宜走过来夹了一筷子红油脆藕丝,便将这道菜放在稍远的位置,将一盘御田粳米粥摆到那位置。

姚氏在一旁看了,也觉得静和确实是个有心之人,府里的厨子所做的菜色虽精致美味,基本也就那几十样,老太太吃了几十年了,常吃的菜甚至吃菜的顺序都定了。

再有一两个的新菜色,才会刻意往老太太跟前儿摆一摆。

徐静宜不仅是三房嫡出,且自幼养在老太太跟前儿,在这群人里不仅身世是最出色的,规矩礼数也最为周全,几乎每日都来服侍老太太用饭。

而徐静和自从成功抱上老太太的大腿后,也是日日来服侍,从最开始站在一旁看着,如今慢慢协助静宜夹菜盛粥,她却也知道分寸,不抢静宜的风头,只是从旁协助,那般进退知礼的模样,把老太太和大姑娘的心都给熨服帖了,这样一比,自己的二丫头倒显得懦弱小家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