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回 敏姑娘温言收贤婢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5 字数:2253 阅读进度:20/557

静宜似乎瞧出她面上有些郁闷,只微微笑着唤了声:“三妹妹。”

静和便住了茶盅,一抬头对上她的眼眸,见她欲言又止似的,便道:“大姐姐有事?”

静宜修长白腻的手指捏着盖碗的茶盖,轻轻拨了两下,说道:“诸如咱们这等钟鸣鼎食之家,或是升迁罢黜,婚丧嫁娶,来往应酬,又或寻日里采买修葺,均有定例可查,这倒没什么难的。这管家理事最难之处在于一个字。”

静和听她有心提点,不由倾身去问:“什么?”

“人,”静宜笑道:“如何让人心悦诚服,如何说话得体尊重,如何又不叫下头人抓住了把柄钻空子投机取巧,都至为紧要。水至清则无鱼,若管家理事,却闹得群情激愤,不得安生,那便是当家之人的过失了。”

静和心中明白,这前半句话是说,老太太叫她们来,并不是指望着她们姐妹即刻拾起来,处理家务,而是让她们在一旁聆听这些,静宜有先天条件,早得杨氏指点,对于静和来说,这就是难得的旁听机会了。

后半句话是说,即便有旧例,也要斟酌着办,过于细究便是断了人财路,这便要招人不喜,尤其对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下人们口口相传,必然会传到外头,名声对于女子一等紧要,自然要注意。

汇总起来,浅显点说就是‘祖母叫你协助管家,你少说少做,瞧瞧看看便是了。’

静和方觉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为何静宜会如此好心,上一世里,静宜与她便像是天鹅和泥鳅,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罢了,不论如何,既然静宜表达了善意,自己也要有所回应。

“多谢大姐姐提点,妹妹记下了,”说罢又补了句:“听说大姐姐爱下棋,前儿回外祖父家送节礼,瞧见一套西洋琉璃棋子,虽不是多贵重,却胜在清新别致,想着大姐姐喜欢,便向外祖父要了回来,待会子便打发人给大姐姐送去。”

静宜也是见好就收,来往办差的人瞧在眼里,静宜姐妹已十分热络了。

如是几日,静和依旧去喜春苑坐着,静宜在外交友多,时常出去聚会,五日倒有两三日不在,这也不足为奇,静宜本就是惯会料理家务的。

静和每日只管带着耳朵眼睛去,从旁瞧着来往人等,把那几个常来往的记下,有不认识的或问紫瑛,或叫品红去打听,又瞧着姚氏的做派言语,倒也长进不少,似乎前世一些棘手难料理之事都另有感悟了。

这一日正从喜春苑回来,同紫瑛说了会子话,才拿出医书来准备看,便听小丫鬟道:“姚大姑娘来了。”

她常去喜春苑,静绮、姚铃儿便时常同她一道吃茶说话,今日想必也是无聊,过来说话。

静和起身迎了出去,见姚铃儿穿一件芙蓉色鸡心领直身褙子,嫩黄素面锦缎长裙,袅袅走来。

静和将她让至屋内,亲自捧了什锦攒盒,说道:“这新下来的栗子不错,我娘今儿亲自瞧着人拿砂糖炒了,你尝尝。”

二人正说着闲话,便见品红从外面进来,说道:“门房上说,姑娘的外祖家有东西送给姑娘,姑娘是去见一见,还是打发人把东西留下,人先回去。”

自从她被老太太高看一眼,府里人就高看不知多少眼,以往哪有这等待遇。

静和昨儿见了个媳妇子回话,言语间颇为伶俐,似乎正是守在二门上的,正巧借了这个机会去瞧瞧,故而带了面幕,穿了披风,准备出去。

姚铃儿也无甚事,便也掩了杨妃色轻纱障面跟了去。

待到了垂花门,自有粗使的婆子打起了帘子,静和提裙迈步进去,却着实吃了一惊,面前那个带着温和笑意的瘦高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隋子峰。

静和极快地转身冲姚铃儿道:“你先回去。”

许是这一声太过突然,姚铃儿吃了一惊,愣在那里,一只脚踏在台矶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又当着些下人,好生尴尬。

“回去!”静和顾不得眼下这些了,只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这下姚铃儿身边的丫鬟反应过来,对自家主子唤了声:“姑娘。”

姚铃儿自来自尊心强,这一下被静和没头没尾地打发,心中泛酸,转身扶着丫鬟流苏的手去了。

静和微微一叹,她自是为姚铃儿好,只是这其中缘由,却不能告知。

前一世,隋子峰和姚铃儿是段孽缘,而这段孽缘也是因她而起。

记得当初外祖母曾打过主意,撮合她与隋子峰,可外祖父以为他们年岁尚小,不必着急。

外祖母也就暂时没有提及,其实隋子峰这个人还不错,时常送静和些南边的新鲜玩意儿,静和自然也投桃报李,一切都到那一年,刚好姚铃儿要南下返家,静和想着隋子峰也要回金陵,二人路上有个照应也好,便将姚铃儿托付给隋子峰。

她想不到的是,姚铃儿到了金陵,便写信给她,告诉自己隋子峰心悦于她……

她当时心中虽有几分失落,但毕竟未与隋子峰明白有过男女之情,过了两日便也淡了。

等一二年她议亲的时候,却得知隋子峰与姚铃儿闹掰了,似乎是隋子峰的母亲不大喜欢姚铃儿做作矫情的性格,没的耽误了儿子的正经前途,姚铃儿家里也颇为瞧不上隋子峰是商户出身,又只是个医学生。

听外祖母说隋子峰瞒着母亲去过姚家一次,不知为何负气而回,没过多久,隋子峰就莫名其妙丢了太医院的差事,二人终归是无疾而终。

她也从未曾多问,没多久,隋子峰便定了亲事,是隋大奶奶娘家的远亲,外祖母曾瞧过,容貌品格比静和差远了,倒也是个老实稳妥的孩子。

可姚铃儿却一直未再定下亲事,当初静和邀她去柳州,二人夜话时,静和满嘴抱怨孟绍辉薄情寡义时,姚铃儿依旧只提及当初的隋子峰。

隋子峰不坏,姚铃儿倒也不坏,只是这一世,还是不要让二人见面了罢。

静和悠悠一叹,迈步进了门房。

此时的隋子峰全然不知情,瞧见静和今日一袭丁香色地百蝶花卉纹妆花缎褙子,内衬着象牙白立领中衣,更显得一张嫩白的脸上眉目清秀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