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回 四婶母前堵加后拦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2 字数:2202 阅读进度:15/557

姚氏微微一喜,如今二房渐渐得宠,她可不能容二房做大,到时候为敌,于是吩咐道:“告诉梁妈妈,捉贼捉赃,务必得拿到实证。”

青杏应一声,转身退了出去,迎面正碰见翠芹进来,面色红润,眉目含情,青杏只哼一声,自去办差不提。

待至傍晚时分,今日并无云朵,所以衬得夜色隔外的黑,角门上传来三声轻叩,便有婆子上前应门,对过暗号开了门,进来一个裹着斗篷的黑影,早有人接应着,一路引至隆福居,待关上院门,那婆子方露出会心的笑容,一抬头被那灯笼的光映在脸上,赫然正是梁妈妈。

她叫身后的丫鬟看住门,又打发人去知会门上的把院门把好,方哭天抢地地往喜春苑跑,一面跑,一面哭道:“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喜春苑那边早得了信儿,姚氏正襟危坐等着消息,听见动静,直接叫人将梁妈妈领进门来。

她怕侯府为顾全体面将此事遮盖,因此故意闹大动静,在门口便问:“梁妈妈,您这样急色,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梁妈妈哭诉道:“太太,可真真儿吓死老奴了,老奴竟然在二太太房里,瞧见一个男人。”

“那必是二老爷了,有什么大惊小怪!”姚氏说道。

梁妈妈惊惧道:“那男子并不是二老爷,而是,极为英俊的一个后生。”

姚氏不信,反问:“梁妈妈,别是您老眼昏花了罢?”

一旁的翠芹道:“回太太,二老爷今儿跟着咱们老爷去西山了,因时候晚了,便在西山住了一宿,并不在府内。”

姚氏装作大惊失色,说道:“这可如何使得。”

翠芹又道:“太太,此事事关侯府的体面,二太太若果真做出这等事,如何对的起早逝的刘老夫人,咱们二爷是个实诚人,您可要替二爷做主啊。”

梁妈妈也说:“奴才虽是周府里陪嫁过来的,可吃穿用度均是侯府里的,早把侯府当做自己的家,如今自己的主子犯下如此大错,委实不敢包庇。”

姚氏方借坡下驴,说道:“既如此,便不由得我了,来人!”

翠芹道:“奴才在!”

姚氏凤目微眯,说道:“叫张三白点几个人,一同去隆福居!”

翠芹连忙应是,因事先早有准备,打听好张三白当值,因此点齐人马倒也没费多少功夫,呼啦啦一队人,直将隆福居围的水泄不通。

姚氏是打定主意,这一次叫二房永世不得翻身。

梁妈妈上前叫门,只听院内传来一声:“谁啊!”

梁妈妈便道:“是我!”

那人听出是梁妈妈,连忙打开了门,瞧见这许多人围在门口,着实吃了一吓,大叫道:“你们做什么?!”

着实也不怪他如此失态,二房本就没有几个有能耐的下人。

青杏上前一步,啪给了那婆子一个嘴巴子,说道:“瞎了你的狗眼,四太太的驾也敢拦。”

那婆子连忙磕头道:“给太太请安,”又道:“我家太太睡下了,劳四太太稍等,奴才这就去通报。”

青杏骂道:“你家太太私通男人,等你通报进去,人不就跑了?”

这一会儿功夫,从西厢房出来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少女往这边来,不是别人,正是三姑娘静和。

梁妈妈大吃一惊,说道:“三姑娘几时回来的?”

静和微笑道:“今儿晚膳时分,因坐车有些劳顿,没有去向娘亲请安便睡了,怎么了?”

姚氏心中生出两三分疑虑,静和那平和的面容让她忍不住怀疑,可她又委实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梁妈妈一旦不再得周氏信任,让周氏有了防备,再想搬倒二房就难上加难了。

“你屋里的梁妈妈来报我,说你母亲约了野男人在屋里私会,故而我才来瞧瞧。”姚氏说道。

“果真?”静和大吃一惊,问梁妈妈道:“妈妈可确认,这可不是小事?”

梁妈妈想起方才她一路将人引进来,借着月光分明瞧见那青年秀气的面庞,还有一缕胡须,不可能错,当下她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道:“确实如此,老奴亲眼所见。”

静和悠悠一叹,说道:“若真是这样,我也不敢阻拦四婶婶,只是……”她眸中锋芒一闪,吩咐身边的婆子道:“去请老太太、大太太来。”

姚氏道:“这点小事就没必要惊动老太太了罢!”

静和道:“婶娘若觉得是小事,那便请回,明日再来搜人罢。”

姚氏方才见识到这个小丫头的伶牙俐齿,瞧她这架势,若果真没有男人在里面,老太太和大嫂来了,事情便不好转机,可若自己放了这么大好的机会,若这小丫头只是在唱空城计呢?毕竟周氏到这会儿都没出来。

她不知是碧桃给周氏喝了一碗静和自己调制的安神汤药,除非在耳边叫,是醒不来的。

只是,姚氏毕竟也是见惯风浪的,还是要给自己留点余地,当下只是笑笑,对静和道:“三姑娘,做婶子的也是为了查清楚,还你娘一个清白,这府上几千张嘴,若今儿不见青红皂白,明日指不定要传成什么样子了。”

静和便道:“如此,静和多谢四婶。”

或许是此事过于重大,不多久,便见两队人打着灯笼渐渐走来,大太太江氏一听二太太私通,便唬了一跳,不敢耽搁,穿了衣裳过来,问姚氏:“这是怎么了?”

姚氏不及回答,便见何妈妈到来。

“老太太今儿乏了,先歇了,叫老婆子过来瞧瞧,许都是误会,查明了,也就好了。”

静和道:“妈妈说的是,请!”

说着将身一让。

众人便进了门去,姚氏自领着女眷搜寝室,梁妈妈领着人搜静和的卧房,静和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婆子引着几个人往靠东的下人房去,梁妈妈忙的热火朝天,也没注意到。

搜了约莫半个时辰,也是一筹莫展,更可气地是姚氏发现周氏正昏昏睡着,还睡得特沉,在她想兜头一盆冷水泼醒时,碧桃才将人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