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回 遇故人慈母叹亲事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1 字数:2199 阅读进度:12/557

静和见外祖父答应教自己医术,高兴的直要蹦起来。

周定芳瞧见她,一扫愁容,心中也着实松一口气,只说道:“如此那你随外祖父往药房去一遭,外祖父先教你辨识药材,再把些汤头歌教你,你若能悉数背诵下来,我便答应教你。”

静和连连应是。

周定芳便找了几本入门的医书与她,又带她去家中的药房,教她辨识了诸如瓜萎、竹茹、白芥子等几样常见的药材。

翌日一早,周氏便来叫静和起床。

静和能重生一世,自然是心怀感恩的,听见外祖母说去拜佛烧香,倒也欣然同意,利索地起床更衣,穿了件杨妃色交颈窄裉褙子,下头一件浅杏色襕裙,脖颈上带了一块小金锁。

外祖母瞧了她一圈,点点头道:“这样穿戴的好,没的小姑娘家镇日里打扮的那般冷清。”

静和笑笑,与外祖母和娘亲一道上了车轿。

观音寺打前朝时便有,虽唤作寺,却已早无和尚居住,似乎某年某代住了位道行高深的比丘尼,后续便只有些尼姑在此清修,寺庙建在城西南,距离周家不远。

方此时正直清晨雾气升腾,寺院中奇松遍植,修篁漫山,橘红的日光穿过飘渺云层,加上渺渺檀香,给人置身仙山福地,飘飘欲仙之感。

惠清师太在此地信女中有口皆碑,此时却在闭关静修,故而周氏三人便自行拜佛。

周氏母女极为虔诚,每回来都是要将寺中大小神祗拜过来,待拜过药王佛殿,众人便在凉亭中稍稍休息。

周太太见静和一路拜过去,面上忧愁之色却并未缓和,秀气的眉心反而蹙起来,只当她是小小年纪,耐不住拜佛枯燥寂寞,因此便叫随行的婆子带着静和去西门的素膳斋去买糖炒栗子来吃。

静和想着这里都是尼姑,走走也无妨,便跟着那婆子往西门去。

因将至八月节,烧香拜佛的人颇多,四处人头攒动,有些女眷也由男客护送,静和唯恐有失,倒添些麻烦,便不敢出门,只在寺内找了一株大榕树,在树下等那婆子。

因尚摸不清老太太的意思,又烦恼梁妈妈的事,静和想起这些又觉得心里烦闷,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梁妈妈这只狐狸露出狐狸尾巴呢?

静和一面想着一面抬手扯了一片树叶在手中揉搓,正无聊间听见右手边卖线香佛品的人问一个小尼姑:“小师父,这般急匆匆干什么去?”

那小尼姑边跑边道:“方才有位老菩萨在十八罗汉殿晕倒了,师父差派我去请郎中呢。”

十八罗汉殿,不就是祖母和母亲休息的那个地方么?静和正要去问问清楚,却见小尼姑已跑的没影儿了。

静和也不再等那婆子,顾自提步往来路上跑,约莫跑出数十步去,却迷了方向,原来这观音寺建的极大,有四个山门,四条道路长得差不多,那些供养佛像的大殿从外头看也都差不多,她方才来的时候跟着那个婆子,这样一走,便找不到路。

静和心里又是害怕怕外祖母出事,又是着急寻不到路径,只恨恨一跺脚,向那人多处问前来拜佛的人:“请问,十八罗汉殿怎么走?”

“从这里往后走,见着一株大榕树,往左边一拐便瞧见了。”却是一个清冷的男子声音。

静和循声望去,见佛塔香炉右侧立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肤色白皙,生着一对剑眉,穿一领玄色襕边布衫,一头乌发简单用布帛束紧。

静和心中担忧着外祖母,只顾道了一声谢。

那少年瞧着静和快步跑远,并未多看,转身见随身的长随抱着两个硕大的包袱过来,便抬手接了一个过来,往左边一条道路走去。

那长随急忙跟上,问道:“少爷,方才那位姑娘是谁?”

那少年淡淡道:“没什么,一个问路的,”说罢又将另一个包袱从那小厮手中接了过来,那两个包袱虽重,可在那少年拿在手中,却显得十分轻松。

“我自己去见我娘便是,你去山下的客栈订一间房,这阵子我要在这里住着,过了中秋节再回府。”那少年如是吩咐道。

“少爷,这样老爷怕是要生气的,”小厮面上有些为难之色。

少年说道:“不必理睬他,叫你去做只管照做便是。”说罢拎着两个包袱消失在拐角处。

却说静和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十八罗汉殿,见周夫人与周氏已拜完了佛,才回来凉亭中说话等候。

静和方松了一口气,周太太爱怜地为她擦拭着面上的汗珠,嗔道:“这孩子,我的身子骨硬朗着呢,你跑这么急,摔着可怎么好。”

祖孙三人说笑着下山,回到府门前下车,周太太瞧见府门前拴着匹马,遂问:“老爷有客人?”

那家仆说道:“是隋家大爷来了。”

周氏疑惑问:“哪个隋家?”

周太太笑道:“你竟不记得他?是你爹当年做乡野郎中的时候开草药堂的那个,你爹还曾在他家药堂坐诊来着。”

周氏方才想起来,说道:“原来是他家,原本两家也是常来往的,只是他们家前些年搬去金陵才少了联系,他家大哥儿是不是年长静丫头两三岁来着,如今来找爹爹什么事?”

周太太扭头向后瞧了一眼,见静和边走边低头看着一本医书,落下她二人有几十步开外,才道:“那位隋老太爷前几年早已过世了,只有我那老嫂子还在,前儿突然亲自登门来见我,倒着实意外不小。这回上京说是想为他家哥儿进太医院的事儿奔走奔走,我瞧着还有一重意思……”说着又指了指后面磨蹭着静和。

周氏微微吃惊,说道:“娘,你必是想多了。”

周太太道:“你娘是谁?那隋老太太还记着和儿幼时‘孔融让梨’的事儿,没口子的夸奖,只是你们安庆侯府是高门大户,她不敢贸然前去拜见。这其中意思还不明白,如今估计是打听到你家来了,打发了峰哥儿过来。”

周氏眉心微微一蹙,反问道:“可和儿还小,尚未到议亲的年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