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回 哀哀相求静和学医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0 字数:2278 阅读进度:11/557

到底人往高处走不是,一味的倒退也不是法儿,静和胡乱想着,这一世,她定要在这人才济济的京城好好活儿。

周家不比安庆侯府这等勋贵,宅子也较偏远,却胜在温馨雅致,外祖母喜欢伺弄花儿草儿的,满院子花香四溢,蜂飞蝶绕,自有一番趣味。

透过车帘,远远瞧见外祖父外祖母站在门口那一大丛明紫色的菊树旁等候,双目中满是慈爱。

静和一家四口上前行礼问安,周定芳笑着让众人免礼,瞧了一圈众人,指着静和问周氏道:“这就是静丫头?哈哈,可是又长高了一些。”

静和上前行了个福礼,甜甜叫道:“给外祖父请安!”

周定芳哈哈笑着将外孙拉起来,说道:“好好。”

静和见外祖父外祖母和娘亲都高兴,心中自然也高兴。外祖父周定芳家世代祖传医术,后投拜在太医院的院正门下,因医术精湛,才进太医院任职。

只是外祖父一心钻研医术,于官场上位的规矩不大通,故而到这把年纪依旧只是太医职衔。上一世,外祖父也是因这身医术,招惹上了祸事,被牵扯株连……

周定芳瞧着素来娇憨爱笑的外孙女盯着自己愁眉不展,不由问:“这是怎么了?外祖父脸上有东西?”

静和忙扯出一丝笑容来,定定说道:“外祖父,孙女想跟您学习医术。”

来的路上她已想的清楚,前世她带着一双儿女到京城投奔,路上女儿得了病,打起摆子,高烧不退,她委实没有银子瞧大夫,只好把幼子托付给一户厚道的有钱人家,又借了些银钱给女儿看病,想着等找到了爹娘有了钱再来接回儿子,谁知爹娘遭了变故,她手无寸铁,又无半点能耐,幼小的女儿跟着自己挨冻受饿,好容易治好的咳嗽就要冒头,她心中不忍,看到一对没儿女的老夫妇愿意收养,只好狠下心将女儿托付给旁人。

如果她能有一身医术,即便遭了难,便不会被那个无良黑心的郎中诳去全身的钱财,甚至可为人瞧病挣钱来养活自己的孩子。

周定芳听到这话着实犹豫起来,一则是静和提的太突然了,二则这医术是传男不传女,可他又一想如今儿子纨绔无知,全无半点从医的天资,难道这一身医术就要后继无人么?

静和见他神色瞬间几变,只怕他不同意,又说道:“孙女儿也不想要多么高超的医术,只求懂些医理,能照顾自己和父亲母亲,弟弟还小,难免有个病痛,外祖父毕竟不便出入侯府。若孙女学些医术在身,父亲母亲有个小病小灾的,也不用去求人。”

周定芳捻须颔首,这话也着实有几分道理,当下只道:“待我想想……”

话音刚落,便见外祖母周太太一手抱着外孙,一手拉着女儿,冲这边说道:“什么话屋里说去,外孙女走这一路定然累了,快回屋里歇歇。”

周定芳点点头,众人便进了屋子,待用罢晚饭,周氏才同爹娘说起体己话来。

周氏骤然瞧见母亲,只觉满肚子委屈无处倾吐,只没头没脑痛哭一场,周太太瞧着心中怜惜,只拿起手帕给女儿擦拭泪水。

“都怪爹娘,把女儿嫁到那不见天日的地方,跟那个傻子,吃一辈子气……”周氏接过帕子,掩面呜呜哭泣不止。

周太太长叹一声:“有什么法子呢,谁叫老侯爷于咱家有大恩,我又担心你性子不好,自小没受过打磨……”

周定芳捋着胡须说道:“兆宽为人忠厚老实,只是小时候高烧不退伤了心智,以至于行动说话比常人迟缓一些,我就是大夫,当初是亲自瞧过的,你说自己的夫婿是傻子,委实有些过分了。”

周太太见这父女俩又要呛起来,忙岔开话题,说道:“和丫头是怎么了?往日里到家里总是高高兴兴的,可今儿瞧着满腹心事似的。”

周氏想起来,忙道:“女儿正想跟娘说呢,阿和自从病了一场,跟换了个人似的,听梁妈妈说,阿和晚上常常翻来覆去,通常一夜只能睡上一两个时辰。”说着把这几日的种种大致讲了一遍。

周定芳听着,不时微微颔首,说道:“方才我替外孙女诊脉,脉象沉稳有力,倒不似有事,只怕是经了一场病,见了些人情冷暖,这丫头心思重,就存下心事了。”

周太太忙道:“这可怎么是好?咱们闺女好容易将和丫头拉扯这么大。”

周氏听到这话外之意,忙开口打断她道:“娘,您说什么呢?阿和好着哩。”

周太太也说:“正是正是,我这不是心疼外孙女么?”

周定芳笑笑说道:“不妨事,这几日你们娘俩在家里住几日,你娘前阵子一直说要去庵里上香,我一直不得空陪她去,明儿你们娘俩儿就带上静丫头去观音寺去上上香,散散闷儿,郁结一散,也就大好了。”

周氏听到这话便问:“爹爹既无暇分身,怎地不叫从礼陪娘去?对了,怎地从进门便没瞧见他?”

从礼是静和的舅舅,也就是周氏的幼弟。周定芳和周太太共有两子两女,长子夭折了,长女一早嫁去苏州,只有小儿子未成家。

周定芳提起这个小儿子就心塞,因长子夭折,所以夫妇俩格外疼惜娇宠这个小的,谁知竟宠成个纨绔子,如今好不容易在巡防营给他谋了个缺,却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罢了。

周太太见丈夫又要出言教训幼子,只忙扯开话题,说道:“老爷这个主意好,正好请惠清师太给和丫头看看寿数。”

周定芳吹胡子道:“我是大夫,你不问我,却去问尼姑方士,我瞧着,只要保养得宜,和丫头能活一百岁也不在话下。”

周太太笑着说了丈夫两句,拉着女儿去准备明日上香用的香烛纸钱等物,周定芳自去书房钻研医书。

他依旧想着静和说要跟他学习医术的事儿,方才听见女儿诉苦,他心中哪有不难受的理。

说起来,当初同意把女儿嫁过去,一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报答当年老侯爷的恩情,想到这一茬,他心里总是歉疚的,倒不如就答应教那小丫头医术。

学医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他先教上几个月,瞧瞧这丫头的根性如何,是否可教之才,拿定了主意,便叫人去把静和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