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回 缓缓图谋周氏归宁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20 字数:2218 阅读进度:10/557

如今大姑娘眼瞅着到了议亲的年纪,正是一团和气,要好名声的时候,四房太太也是抓住这个机会,才获得了掌家之权。

“你的意思我明白,如今四房这个样子,是该有个人制衡一二,以往二房是指不上的,如今瞧这个丫头,倒也有几分意思,说起来以往未留心,一眨眼的功夫那小丫头长这么大了,瞧着像个有心眼的,知道在穿戴上迎合我的意思,可她若想被人瞧得起,只那点小心思,我还瞧不上。”徐老太太抚平衣襟上的皱褶,继续说道:“日后二房的人再来请安依旧打发回去便是,只是需得客气些,我倒要瞧瞧,这小丫头可还有什么本事。”

何妈妈应一声是,见老太太心中早已有了盘算,便放了心:“奴才知道了,日后会多派几个人瞧着些二姑娘。”

“你瞧着我做什么?”周氏往妆奁照镜前卸着头钗,话语中也带着两三分气闷:“你叫我去,我也去了,老太太硬是不见,我又有什么法子,”周氏借着镜子瞧见身后趴在黄花梨三联橱上发呆的女儿,想起老太太对大姑娘、五姑娘热络的劲头,以及对静和的冷淡,心中又着实心疼起女儿来,倒把今日早上梁妈妈说什么‘姑娘近来举止不大妥当,传出去岂不是要在别人那里落个不孝的罪名,太太须得好好管管……’的话给忘却在脑后了。

周氏心里想着,起身走到女儿身边,抬手轻抚着女儿的额发,心疼地道:“乖孩子,咱们到底不是人家嫡亲的,就别拿热脸贴那冷板凳了。”

静和自己受点委屈并没什么,这比起自己在孟家受到的折辱,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可到底不忍让母亲再受委屈,她打从心底里怨恨自己的不孝,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她叹了一口气,悠悠说道:“如今三叔袭爵,他与五叔又都是出息的,老太太在京城女眷里威望颇重,与他们交好对日后我议亲,又或弟弟将来步入仕途,都是极必要的,就算不结好她们,也总得出去巴结着其他人,这一关左右是逃不脱的,又哪有舍近求远的道理。”

前世她就是懒得应对京城这些纷纭关系,带着面具迎来送往,才远嫁柳州跟了孟绍辉,可原来孟绍辉原本是想走她侯府小姐的门路,谁知她在三房那里根本说不上话儿,后来到了柳州,因她不谙交际,遇事左支右绌,真真一点用处没有,怪不得叫人像一团垃圾样丢开,多瞧一眼都添堵。

“娘亲虽不大出门交际,可你外祖父家到底也是吃公粮的,朝中有人好做官,你说的娘多少也明白,只是咱们到底不是老太太嫡亲的,纵是日日请安问好,明白人谁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唬唬外头不明就里的人罢了。”周氏说道。

“人若要被人瞧得起,比的便是手里的筹码,这些筹码有的是摆在明面上,有的是暗中经营,有的即便用不得也要摆在那里唬外人,即便都知道那只是花架子,你不点破,也鲜少有那不识趣儿的去点破。钟鸣鼎食人家,大多如此,即便里头烂透了,外面看上去,还是要一团和气,我原以为对咱们如此,对老太太和三房也是如此,只未想到老太太竟这般决绝。”静和悠悠一叹,想想还有梁妈妈的事不知如何解决,一张尚显稚嫩的面上露出愁容。

周氏并不傻,只是之前鲜少有人入情入理地给她剖析明白,又不乏梁妈妈之流来扇妖风。她听女儿这一点拨,多少也明白了些,哪个为娘的不想让子女过好日子,她看了看一脸愁绪的女儿,又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幼子,暗暗下定决心,说道:“娘知道了,娘待会儿就去敬和堂前跪求老太太原谅我以往的不孝,今后定日日去服侍她,为奴为婢也无怨言。”

老太太身边岂缺少为奴为婢的?况她如何舍得娘亲去一味低三下四。静和握住母亲的手,瞧见母亲这几日熬夜为她们爷仨熬夜做冬衣熬红的眼睛,心中微酸:“这阵子委屈娘和我一道受苦了,这头走不通,再想旁的法子便是。”

“能有什么法子?”周氏幽幽一叹,只听吱呀一声门响,却是徐二老爷拎着乌木雕花提盒进来。

原来他瞧从敬和堂出来,妻女都兴致不高,也不提吃饭的事儿,便叫人炖了清粥拌了小菜亲自拿过来放在桌上。

周氏瞧见丈夫那窝囊没出息的样子,更是心里添堵,若非丈夫无能,何用女儿小小年纪就这样操心受累。

静和见母亲瞧父亲的眼神如此,有心劝说上两句,又不想添她的不痛快,只打开提盒,对徐二老爷道:“爹爹,坐下一起吃罢。”

徐二老爷摆摆手道:“我在外面吃过了,你和你娘吃。”

周氏便忍不住讽刺道:“咱们让外人欺辱成这副样子,你竟还有心思吃饭。”

徐二老爷张了张嘴,复又难过地垂下头去。

静和只道:“娘,您这样说爹会难过的。”

周氏冷冷道:“他会难过?别人在背后骂他,他还只当是人同他玩哩。”

说起聪明人和傻人,静和不由想起孟绍辉,那可是难得的聪明人,可跟了他有什么好儿?还不是始乱终弃,想起往事,便再也没有了胃口。

若说重活一世有什么好,就是想的开些了,当下着急也无用,静和便道:“眼下也要到八月节了,既在府里过得不顺心,咱们不如借着送节礼的由头回外祖父家住两天罢”。

这下倒遂了周氏的心,徐二老爷见妻子女儿高兴,也就高兴了,老太太素来不管二房,所以回周府的事很顺利就准备妥当。

静和一早早收拾好了,四太太很友好地安排了一辆双辕马车,静和顺着帘缝儿望出去,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行来去,对着这熙攘繁华的帝都,真是要道一声久违了。

当年她厌倦这嘈杂的人群,想着柳州人口少,街面宽敞,可她真正去了,却是两眼一抹黑,因为偏远,多是本地人居住,生活习性、性格,大多不同,起初她那样努力去适应她们,可到底也是没有用的,她经常会在院子里枯坐一天,等着孟绍辉回来,后来是等也等不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