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 巧心思见招还拆招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19 字数:2192 阅读进度:9/557

敬和堂有上房五间,用五架梁,比其他房屋另显得高大些,处处雕梁画栋,泥金绣彩,两旁连着抄手游廊,前后通达。

待迈过红木包铜门槛,便见迎面的梁柱上悬着一块沉香木匾额,上书‘敬和’二字,下设着福寿葫落地罩隔开内外,外头是一色四把玫瑰椅,落地罩里墙面上悬着一幅前世名绣偕老嬉春图,下设一把三扇嵌汉白玉錾花黄梨木长条罗汉榻,铺着松花色团绣软褥。

两旁的高脚椅上陈设着瑞兽祥鸟博山炉、竹雕蟠龙松纹摆件,在外头的花架子上汝窑花觚内插着数支怒放的墨菊。

徐老太太便坐在当中的罗汉榻上,额上勒着攒珠锦缎提花烫金抹额,身穿赭石色绲边玄色对襟石青福山寿海缂丝大褂,胸前绣着连云寿纹。

静和暗暗扯了扯徐兆坤的衣角,徐兆坤当先上前叩拜问安,周氏与静和等也跟着上前两步屈膝问安。

徐老太太抬手叫大家坐下,自有丫鬟鱼贯而入,奉茶奉点心,动作连贯轻巧,丝毫不闻脚步声。

无人说话,这过于的安静,让场面一时陷入尴尬。

良久,徐老太太端起盖碗来轻轻拨了拨茶叶,便听门外传来一声珠落玉盘般动人的女声:“祖母!”

紧接着环佩轻响,脚步玲珑间,三个妙龄少女鱼贯而入,齐齐上前拜倒问安。

这一个月里,静和连日里与父亲来敬和堂请安,自然打听过。

最大的那个容长脸儿,细长的眉毛直飞入鬓,一对凤目清亮有神,唇角微微勾起,举止稳重,言谈文雅,正是备受万千宠爱的三房的大姑娘静宜。

中间岁数的那个,生的稍稍逊色些,却也是五官端正,清秀婉约,是四房的二姑娘静绮。

最小的那个约莫八九岁,一张小巧的巴掌脸,大大的眼睛,颊边两粒小梨涡,甚是可爱,是三房庶出的四姑娘静婉。

何妈妈一面指挥丫鬟们搬来绣墩让姑娘们坐,一面笑着对说道:“大姑娘二姑娘五姑娘,还不快向你们二伯、二伯母请安。”

一句话把这屋里几个人的身份都点明了,以往周氏和静和不怎么出门,二老爷也极少出门交际,故而府中人对他们一家四口都颇为陌生,这些难言之隐又不好点破,倒难为何妈妈一片心了。

三个女孩儿都是玲珑心肝的人儿,何妈妈的话儿便是老太太的意思,盈盈站起身来向徐二老爷和周氏屈膝请了个双安,口中道:“侄女见过二伯、二伯母。”

静宜请罢礼,朝静和走过来,后者忙从绣墩上站起,迎了上去,互相问了好。

几个姑娘都凑了上来,静宜把着她手瞧了一瞧,见她眉目秀凝,檀口琼鼻,举动稳重得体,心中微微点头,说道:“三妹妹一向可好?”

静和笑道:“多谢大姐姐关怀,妹妹如今大好了,日后姐妹们一处,还要劳烦姐姐们和四妹妹多提点。”

静宜是府中大姑娘,又是三房嫡出,自然最得荣宠,素日里听得恭维话总有几大车,当下只微微一笑,便回了老太太身边的绣墩旁。四姑娘静婉最是活泼天真的时候,直接依偎在老太太身边,坐在了嵌汉白玉四面雕花的罗汉榻上,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儿。

静和正在心里琢磨着说些什么话融入进去,便见何妈妈上前对徐二老爷和周氏道:“五少爷还小,敬和堂里不如隆福居暖和,老太太就不留老爷太太在此了。”

徐二老爷一愣,正要说‘这里不冷’,静和已先行站起身来,扯了扯父亲的衣角,冲何妈妈微微笑了一笑,上前屈膝行礼说道:“孙女明日再来向祖母请安,先行告退。”

徐老太太也不知是瞧见还是未瞧见,只顾微侧着脸,听静婉说笑话。

周氏瞧见老太太如此区别对待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时心头酸涩,又无主意,便也行了个福礼退了下来,徐二老爷走在最后。

总没有一口吃个胖子的,如今也算迈出一小步,静和望着廊下摆着的数盆蟹爪菊,心里默默想着。

“这盆十样景瞧着真好,四太太是用了心的,说是打从苏州送来的呢。”何妈妈一面从眼镜匣子里拿了副西洋老花镜递给老太太,一面夸赞道。

徐老太太瞧着那盆菊花盆景,微微颔首,取下花镜递还给何妈妈,吩咐人仔细端下去,交由花匠栽培着,中秋节时再摆出来。

玛瑙应一声是,指挥着将盆景抬了出去。

何妈妈搀扶着老太太往大炕上落座,陪着老夫人说话解闷儿。

“你跟在我身边的时候最久,心里想些什么,我还能不知,想必你觉得我待二房过于冷淡了些。”

案上的博山炉悠悠冒出所焚檀香香气,更衬得屋子里寂静。

何妈妈低眉顺目地坐在脚踏上,“老太太睿智英明,一眼就看透了,”她顿了顿,提壶为老太太续了茶水:“只是前儿老太太既叫人进来了,怎地今儿又借口不见,这倒叫奴才瞧不明白了。”

徐老太太冷漠一笑,随手拿起炕桌上的汝窑五彩盖碗,轻轻拨弄着茶碗里的茶叶,悠悠说道:“我本就不是菩萨,哪里有那么多善心施与他们,自己的嫡亲孙女还顾全不过来呢。”

天底下从来没有白来的好事,何妈妈自然也明白这个理儿,当下应道:“老太太说的是,老侯爷走的这些年老太太为恐外头人说些闲话,凡事不得不顾念着二房四房,如今四太太当家掌权,有些事上做的委实有些过了,听说前儿把个丫头活活杖毙了,好在四太太虑事还算周全,紧着打发人去威慑了那丫头的老子娘一回,想也翻不出什么浪头来,只是传出去到底有损侯府的体面。”

老太太原本是王府的郡主,虽是做了填房,可好在老侯爷品貌出众,又会疼惜妻儿,唯一让老太太头疼的就是先夫人留下的这两个孩儿,她撒手不管,也没少落下闲话,如今大老爷是早没了的,二老爷痴傻,二太太又是个不识窍的,故而老太太明知四房不成体统,却也不得不用着四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