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回 石落水惊起千层浪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18 字数:2223 阅读进度:6/557

她正想着,只觉得袖子被扯了一下,转头瞧见父亲脚步停了下来,似要往回走,她知道,父亲因惯常被四叔欺负调笑,想来父亲也不愿见他。

静和心下想着少一事也不好,正要往回走,却听见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吆,这不是老二和他的傻闺女么?”徐兆佳才受了气,正准备拿徐兆坤开涮。

徐兆坤气鼓鼓地,将女儿往身后一护,梗脖道:“阿和不傻!”

静和知道徐兆佳便是个浑不吝,唯有真正有了本事才能辖制住他,当下懒得动嘴皮子,只好忍下一口气:“侄女儿和爹爹正要去向祖母请安,四叔最是至孝的,不若一道去,服侍祖母用早饭。”

徐兆坤常被媳妇强拉着去老夫人面前尽孝,一听要去请安,条件反射般头疼起来,他是最受不了那个拘束的,忙不迭地推脱有事,遁走大吉。

待他出了二门,方回过味儿来,二房这是怎么了?

他越想越纳闷,不由歪头瞧瞧东边,喃喃了句:“没错儿呀,今儿太阳是打从东边升出来的。”

守在二门的长随见他如此,好奇问道:“爷这是怎么了?”

徐兆佳琢磨半晌,遂附耳对那长随说了几句话,那长随一叠声答应着,先送徐兆佳出门,才折回去到了二门上让老妈妈传话,唤了四老爷房里的丫鬟翠芹来,细细嘱咐一番:“劳烦姐姐走一趟,小的就候在这儿,等着去回四老爷的话儿”。

翠芹拿眼一勾,啐了那小厮一口,道:“想是为了讨赏钱罢。”

那小厮自然添着脸赔笑,翠芹方折了身,一步三袅地进了垂花门,径直往老太太屋里去,老太太屋里的玛瑙与她素来交好,瞧见她来,把住手笑骂:“瞧瞧,这是谁来了。我只打量你是贵人多忘事,得了四老爷的欢喜,便把咱们都抛却脑后了。”

翠芹忙赔不是,笑道:“姐姐说这话可真真儿冤枉我了,谁敢瞧轻了姐姐,怕是有几个胆子也不够的,姐姐是老太太身边得力的,咱们可都还要仰仗姐姐才是。”

她这话不假,四老爷徐兆佳贪花好色,荒淫无度,身边伺候的但凡有些姿色,就被他摸上了,也幸得四太太厉害,循着由头开发不少,若说这翠芹,正是凭着与玛瑙的交情,连四太太姚氏都要高看一眼。

二人打趣了两句,翠芹才切入正题:“不瞒姐姐,我来是为打听件事儿。”

玛瑙斜眼嗔了句,“就知道你等闲也不能来瞧我,”说着话拧身往廊下,取了银匙喂着八哥,见翠芹跟上来,又是一个扭身背对着她,闲闲说道:“老太太跟前儿的规矩,你们老爷太太也都是知道的,有些话即便是你来问我……也是不中用的。”

翠芹笑道:“老太太房里规矩大,阖府上下谁不知道?我岂会讨那个无趣儿?还不是我们那位现世祖的爷,今晨在园子里瞧见二房父女去向老太太请安,好奇罢了……”

她说的极缓,显是话中有话,玛瑙心中明镜儿一般,兴许四老爷只是好奇玩笑,可翠芹显然不光是为解四老爷的疑,也是为心思机敏的四太太来探听消息的。

人都有个春秋寿数,老太太虽还硬朗,可玛瑙也不得不操心以后,在四房里结个善缘没什么不好,她想到此处,放了银匙,拍打去手上沾着的碎米粒儿,双眸悠悠顾着四周:“是二房父女自己来的,并非老太太的意思。”

翠芹略略吃惊,问道:“姐姐这话儿当真?若非老太太传他们来,那对傻爷俩儿会无端端跑来?”

玛瑙抽出湘绣薄罗帕子擦拭着纤白的手指,笑道:“自然当真,二房爷俩儿来向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老太太正同四姑娘五姑娘谈天说笑儿,还是我报了进去,老太太也是吃了一惊,到底只让我传出话儿来,借故把那二人打发了,并未叫那爷俩儿进门。”

翠芹眼珠一转,谢别了玛瑙,走至半路,寻了个小丫头去二门传话,只说:“二老爷和三姑娘去时,老太太才吃了养生汤药将息,便请两位主子回去了。”

她自回四房所住的喜春堂,只因侯府中五房齐居,人多地方大,叫来叫去叫的乱了,方按照每个房屋上的匾额混叫起来,这四房正堂的牌匾本是前朝一位书法家所题惜春二字,因四太太嫌不吉利,遂改“喜春”。

这座儿小院虽占地也不大,却比隆福居气派辉煌的多。

翠芹沿着碎石拼花小径去了正堂,一面迈台阶一面问廊下守帘子的小丫头:“太太呢?”

小丫头年纪虽小,口声却简断脆生:“回姐姐的话,二房里的梁妈妈来了,说是要谢咱们太太前儿的照顾,正同太太在暖阁里说话。”

翠芹又问:“什么人在前头伺候?”

小丫头微微摇头,翠芹眼珠一转,掀了门上的两折夹棉帘子进了门,便见西暖阁的大红撒花帘子散着,瞧不见里头的情形,翠芹不敢贸然进去,半晌听里头传来四太太姚氏的声音:

“你是二嫂跟前儿得力的,只怕隆福居须臾都离不得你,我有心留你在这儿用顿饭,又怕二嫂着急,”说着也不容梁妈妈回话,唤一声“来人!”

翠芹应一声,掀了帘子进去,见姚氏着了件洋红撒花家常对襟褂儿,香色的刺绣马面裙,斜倚在铺了闪缎弹墨坐褥的大炕上。

梁妈妈则坐在下首的小杌子上。

翠芹进门行了礼,姚氏瞧见是她,便道:“你去匣子里拿一包钱,给妈妈打酒吃。”

翠芹应一声是,梁妈妈便站了起来,连口里道谢,夸赞姚氏客气大方云云。

翠芹取了钱送梁妈妈出了院子,又回到房里,见姚氏歪靠着桃红引枕似要睡着一般,便取了条闪缎夹被盖在她身上。

这一惊动姚氏便醒了过来,挪动了下身子,随口问:“人送出去了?”

“依着太太吩咐给了银子送出去了,”翠芹说着走到卷草纹螺钿翘头案前倒了一杯热茶递过来,说道“玛瑙说,今日二房是自己去老太太那里请安的,老太太事先并不知情,连人也没见,就让玛瑙推说将息,让人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