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回 借说梦试惩孛主奴

小说: 一品嫡医 作者: 李叙桦 更新时间:2018-01-21 02:23:17 字数:2145 阅读进度:4/557

周氏话音方落,就听门口的小丫鬟的通传声:“二老爷回来了。”

静和放开母亲的手,出去将父亲拉进屋子里来。

二老爷徐兆坤容貌像极了老侯爷,眉目英俊,八尺身材,只是眼中缺少些神采,说话做事总是慢吞吞的。

他跟着女儿在大炕上坐下,怯怯望了一眼神情冷漠的妻子,才对女儿说:“阿和,你病好了?”

静和禁不住眼眶温热,她望着坐在身边的父亲、母亲,躺在床上的弟弟,心中只觉得温暖如置身三月天一般。

她定定神,对梁妈妈道:“回去把我放在桌上的酸梅拿来,给爹爹和娘尝尝。”

周氏抬手拦住梁妈妈,笑道:“你自己吃便是,我和你爹想吃回头再去买。”

二房无钱无权,支使人岂是那般容易的?这一回还是静和想打听些府里的人事,才不厌其烦走这一遭人情。

她转目定定地看了梁妈妈一会儿,才又对周氏说:“娘要体谅的做女儿的心,梁妈妈,就请你去拿一趟吧。”

梁妈妈自然不能当着周氏顶撞静和,否则就损了她忠仆的形象,当下恭恭敬敬地应一声是,退了出去。

静和望着那个背影消失,眉宇间忍不住透出厌恶之色来,这个老东西,自己只当她是真心恭敬,当初自己嫁去柳州时选跟着的人,品红是已放了出去,梁妈妈借口家人都在京城,不愿离开,当时自己满心里厌倦了侯府的尔虞我诈、虚情假意,便高高兴兴带了个小丫鬟怀揣着对外头世界的希冀上路。

若说梁妈妈不愿离开也是人之常情,谁知她竟那般恶毒,自己走后,她怂恿娘亲远远嫁了碧桃,趁着娘亲思念女儿无聊,与四房瑾老姨娘联手弄了个不清不楚的男人进府,对娘亲嘘寒问暖,百般勾搭,后来叫四房安排一出好戏,捉奸当场。

若不是这老货从中安排牵线,不然娘亲那样懦弱的性子,又深在侯府之中,如何会一步踏错?

这些都是她在柳州走投无路,回京城来投靠爹娘时从一个积年的老仆那儿打听到的,事发之后,爹爹一怒之下病故,娘亲也被逼迫自尽,连幼小的弟弟都被怀疑血统,过继给旁支,远远打发离开京城。

父亲那份家产老夫人无意过问,自然都被瑾老姨娘给了四叔四婶。

若非她花尽最后一点积蓄进府向四婶娘求恳,亲眼看到梁妈妈跟在四婶娘身边,亲亲热热,她怎么也不肯相信梁妈妈竟是这种人……

嫌贫爱富、弃她而去的品红她能留,但是梁妈妈的嘴脸,她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多看。

“娘,女儿病重的时候就好似做了一场梦,梦见了神仙,我曾对神仙许下诺言,若能重新回到娘亲跟前儿,必定要多做积德行善之事,梁妈妈年纪大了,时常提起她的孙儿年幼无人看顾,女儿怎忍心再让梁妈妈侍候?不若放她老人家归家去吧。”

周氏满脸惊诧,尚未开口,突听噗通一声!

却是梁妈妈上前拜倒,苦苦哀求道:“太太,您刚会爬,老奴就被老太太指到您身边服侍您,早把您当成自己个儿的亲身女儿还亲,老奴万万舍不得离开太太,老太太对老奴有大恩,奴才还没报答,求太太让老奴留在身边,哪怕随便赏口饭吃,老奴宁愿当牛做马,也不愿离开太太啊……”

梁妈妈说着话儿已是老泪纵横,凄声哀哀,引得周氏也湿了眼眶,不住拿帕子擦拭眼泪,又亲自上前扶起梁妈妈,说道:“妈妈快快请起,您待我们娘仨情深义重,我自然也舍不得妈妈,只是和儿她梦中向神仙立了誓,再说您老上了年纪,我也不忍心让您继续与家人分离……”

梁妈妈膝行两步,抱住周氏的裙裾,凄声道:“老奴在太太身边,丝毫不觉得苦,心中只觉得快活,三姑娘既向神仙许愿做好事,可若遣散老奴,不过是逼着老奴去死,这还算什么好事?”

周氏听到这话,只觉无言以对,看向静和,静和暗暗握拳,果然这老货不好对付,竟还敢偷听她和爹娘的对话。

她正要开言,徐兆坤慢慢开了口:“要不,就留下她吧,多给些养老银子便是……”徐兆坤虽说话迟钝,有些痴傻,心肠却很软。

静和听到父母的话,险些气歪了鼻子,她想起上一世她就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脾气,做事冲动,受不得别人激将,反倒给了别人刀把,于是当下只好按捺下心思,点头应允,又道:“神仙还说了,若不能恩宽奴仆,只要女儿能使爹娘夫妻和睦也可原宥女儿。”

徐兆坤唔了一声,周氏微微点头,静和当下只略略松一口气,她自然知道让父母琴瑟和谐并不是那么容易。

一家人又说了几句话,静和便自去歇息不提。

翌日卯时二刻,天色才亮,静和已起了身,梁妈妈和品红服侍他梳洗,品红不住在一旁打哈欠,以往老夫人并不怎么管大房、二房、四房的事。

大伯母是个守礼的人,况又寡居无聊,日日都往老夫人住的正房请安。

四婶娘猴精儿般的人,自然分得清热锅冷灶,也凑上去巴结,母亲懦弱无争,又不谙交际,平日里只在这院子里,等闲之事也请她不出,故而品红习惯了睡懒觉。

静和也不急于纠正她,眼角一瞥,觑见梁妈妈在一旁,暗青浮肿的脸庞,双眼下布满乌青,想来昨夜睡得十分不好。

既然如今周氏保她,为了不让周氏伤心,也只有另谋她法,静和虽未想出应对之策,也已缓了脾气,只关切道:“妈妈昨儿没睡好吗?”

梁妈妈勉强赔笑道:“让姑娘挂心了。”

静和打发品红去正堂瞧瞧老爷夫人可起身没有,又拉住梁妈妈的手走至桌前落座。

梁妈妈哪里肯坐,只站在一旁。

“妈妈这是怎么了?是下头人不听使唤,还是外头院子里的人给妈妈气受。”静和装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