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顾才勇的心思

小说: 一路仕途 作者: 石板路 更新时间:2018-02-28 13:34:49 字数:2393 阅读进度:39/812

小说网..cc,最快更新一路仕途最新章节!

随后几天,刘正宇和季海生不是陪着江东来到医院看望四个住院治疗的伤者,就是召集相关人员开会研究事故善后处理。

也不知道宋治国是怎么想的,他这个事故处理领导组长当起了甩手掌柜,而县委的郭书记,又总是有事去市里,在县里根本不露面,死者家属找来,很多时候都是季海生和刘正宇为江东来挡驾。

开发区管委会的王维杰因为工作关系,和凌富贵十分熟悉,连带着他手下的工人也大多认识,这不,他这个管委会副主任这些天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与死者家属沟通协商上。

民政局想法挤出四万元后,死者家属与管委会达成了谅解,终于答应先将死者安葬,至于后续的补偿问题,还得慢慢商量。

这天下午,刘正宇坐在办公桌前看弟弟刘正军寄回来的信,面前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一听,却是在计生局上班的向世高打来的。

“世高,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了?”刘正宇打趣地说道。

“呵呵,宇哥,今晚有空吗?”听到刘正宇的声音,向世高在电话那头说道。

“赶巧了,今晚正好没事,怎么,你要安排?”

“那好,晚上一起吃饭,六点半在湖上人家。”向世高得知刘正宇晚上没事,心里十分高兴。

下午的时候,江东来有事回市里,考虑到开发区那起事故还没处理好,江东来就把刘正宇留在县里。

看看下班时间到了,刘正宇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湖上人家。

湖上人家是一家新开张农家乐,座落在清阳山下,说是湖上人家,其实只有一个鱼塘模样的人工湖,里面种了荷花,还喂了不少鱼。

每到周末的时候,县里的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钓鱼吃饭,据说生意还挺不错。

刘正宇骑着车刚进院内,就见向世高和一个神情有些忧伤的青年男子迎了上来。

看到刘正宇狐疑的目光,向世高笑着说道:“正宇,这是我表弟顾才勇,顾才勇,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宇哥。”

顾才勇听到向世高这话,掩饰住脸上的忧伤,低声说道:“宇哥好。”

“呵呵,才勇,你是世高的朋友,就是我刘正宇的朋友,不用这般客气。”刘正宇看到顾才勇虽然神情里有些哀伤,但身上却透出一股子英气,顿时有几分喜欢。

三人进了后院的一个小房间,向世高叫过服务员吩咐上菜,同时将刘正宇让到了上位,他和顾才勇分坐两侧。

刘正宇看他俩这模样,立即知道今晚没有别人。看来,向世高今晚约自己,应该是有事找他。

服务员将菜端上来后,又将一瓶云州特曲送了上来,向世高麻利地将酒启开,倒在三个杯子里,然后望着刘正宇道:“宇哥,我这表弟去年从部队上复员后,到南边去打工,昨天才回来。”

“哦,难怪我从才勇老弟身上看到一股子英气,原来才勇老弟当过兵,不错啊,等会得好好喝两杯。”得到顾才勇当过兵,刘正宇心里更加喜欢。

向世高看到刘正宇对顾才勇印象不错,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宇哥,你可能不知道,前几天开发区凌富贵的厂里发生爆炸,有两人不幸被炸身亡,其中一个就是表弟的父亲,我的亲舅舅。”

说这话的时候,向世高两眼发红,而顾才勇却是悲痛得热泪滚落。

“什么?有一个是你舅舅,才勇的父亲?”刘正宇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那两个被炸身亡的工人,其中一个确实姓顾,只是刘正宇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向世高的亲舅舅。

“嗯,才勇就是接到电话,才连夜赶回来的。”向世高声音低沉。

“对不起,才勇,世高,我事先不知道。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刘正宇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这几天他为了协助江东来副县长处理这起事故,可以说是累得筋疲力尽。开发区管委会的魏清艳,或许是得知江东来将她声言自己干不好这个破主任的话拿到常委会上去说,这段时间竟然借口身体有病,跑到市里去了。

“这不怪你,宇哥,这是老天不公。”顾才勇看到刘正宇这般神情,抹了一下眼泪低声说道。

知道其中一个死者是顾才勇的父亲,刘正宇立即知道今晚向世高找自己喝酒,应该和这件事有关,就望了他俩一眼:“才勇,顾叔不幸去世,这是我们谁也不愿看到的事,你要节哀顺便。”

说话间,刘正宇还抬起手拍了拍顾才勇的肩头。

向世高这时也抹了一下泪,端起酒杯,望着刘正宇道:“宇哥,才勇,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也不要太难过了,来,喝酒。”

说完,将酒杯和刘正宇顾才勇的杯子一碰,一仰脖子,将酒倒进了喉咙。

顾才勇和刘正宇这时也猛然举杯,将酒一口喝了下去。

把酒杯放下后,刘正宇望着顾才勇:“才勇,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向世高看到刘正宇主动将话题引到这上面来,心里对他十分感激:“宇哥,我舅舅不去也已去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舅舅去世后,他们家里只有我舅妈、才勇和一个上初三的表妹,才勇和我商量了,准备留在家里不再去打工。我听说县里将这件事的善后处理工作,交给了江副县长负责,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到最后,向世高还是迟疑起来。

“世高,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藏着掩着的,才勇是你表弟,就是我刘正宇的表弟,有什么我们大家商量。”刘正宇一下子动了情。

这段时间与死者家属接触,让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触动起来,只是他人微言轻,除了跑腿,并不能决定什么。

“宇哥,我听说姓凌的根本拿不出钱,现在还在公安局里关着,而县里也一下子拿不出钱来赔偿,我和才勇商量了一下,除了那两万安葬费,我们可以不要赔偿,只希望政府给才勇安排一份正式工作,你看这样行吗?”向世高鼓起勇气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