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在福关 第十三章 挑战(一)

小说: 一剑遮天 作者: 菜甲 更新时间:2020-08-01 18:40:18 字数:3009 阅读进度:49/56

冉云见状,也就不再言语,心中暗想:

“前年从碧夷山中回到福关城后,仨师姐妹就随师父去了西南总坛。”

“一年多以来,三人经常念叨,小郎中不知过得如何,是不是还独自一人去深山野岭采药。”

“直到过完年,自己才受命回福关城开设联络处。本想忙过这段时间就去寻小郎中,没料到这么巧就遇上了。”

“得知小郎中如今需要修炼资源,这可是一个无底深坑。自己想在钱财方面帮帮他,看他坚持要还钱,本想还用碧夷山中送他宰相囊的方法,拿话语逼住他,不料他却装睡。”

想至此,她既对陈孚装睡感到好笑,又责备起自己:

“看来是我鲁莽了!还是从侧面想办法帮他,这样也许他会比较容易接受。”

陈孚眯了一会儿眼,听着车轱辘和马蹄单调的声音,竟然真的靠着车厢睡过去了。

街上的灯光透过车帘,迷迷蒙蒙地洒在陈孚的身上。他双眼微闭,稚嫩的方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冉云看着他的脸,默默地想:

“前年派去打听小郎中下落的人回来禀报说,小郎中三岁丧母十岁丧父,家中早已没有亲人。如此孤苦的一个少年,睡梦中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

想起陈孚的身世,冉云心中不可遏制地涌上浓浓的怜惜之情,她连忙解下身上的披风,轻轻地盖在陈孚身上。

马车驶到修道院广场前面的石牌坊底下,缓缓地停了下来。

“小姐,修道院到了。”

“知道了。”

冉云不忍叫醒陈孚,轻轻地应了车夫一声,便继续凝视着陈孚的脸。

随即,察觉到马车停下来的陈孚也立刻醒过来,睡眼惺忪地问:“到了吗?”

“嗯。”冉云答道。

陈孚忽地坐直身子,突然发现一件披风从胸前滑落。他瞬间明白这是冉云给他盖上的,连忙伸手接住。

“冉姑娘对我真好!”

他一面心中暗想,一面双手捧着披风递给冉云:

“谢谢冉姑娘!”

冉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接过披风。

“那我回去了,你别下车,晚上外面凉。”陈孚边说边弓起身子下了马车。

冉云从车窗探出头,冲着陈孚背影问道:“你住在哪里啊?”

“学子居丙五舍。”陈孚回头挥了挥手。

冉云目送陈孚穿过广场,走向修道院大门,才吩咐车夫驾车离开。

第二天上午散学后,陈孚回到学子居,放好书本,出门沿着石径向大门内的林荫道走去,准备到伙房去吃午饭。

跨过石拱桥,走过竹林,来到林荫道,陈孚突然发现很多学子朝着大门口涌去。

“这些人怎么不去伙房吃饭呢?”

陈孚正在纳闷,突然一个声音叫道:“陈孚,来这里。”

陈孚循声望去,原来是林春令,他也在人群中。

陈孚走了过去,问道:“春令,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出去干什么?”

林春令道:“听说广场上来了一个人,要挑战我们修道院的三境学子。”

陈孚略显惊讶地问:“这不就是像我们乡下那样,跑到别人家去堵门嘛,难道不怕激起众怒,被群殴致死?”

林春令解释道:“不会被群殴的。刚才我听一位学兄说,大乾王朝的山上宗门和修道院有一个惯例,同阶之间可以相互挑战。”

“宗门挑战宗门,或者宗门挑战修道院。修道院挑战宗门,或者修道院挑战修道院。都是允许的。”

“遇到有人上门挑战,该宗门或修道院便要推出同阶的人单独应战,输了再推出另一人应战,不得围殴。”

“一直到有人打赢挑战者为止,如果没有同阶能够打赢挑战者,那就只能认输。”

“大乾王朝每年还会举办一次全国性的同阶比赛,鼓励各个宗门和修道院派出各个境界的人参赛。”

陈孚明白了:“这是在鼓励各个宗门、修道院之间进行竞争!”

“是的,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走,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位南玄派萧永的本事。”林春令兴冲冲地道。

“南玄派萧永,不会是昨天竞拍妖丹那位道人吧?”陈孚心想。

“看来他竞拍妖丹是提前做准备,如果受伤了可以用妖丹来疗伤。”他暗自推测。

两人走出大门,只见广场上早已有不少人围观,绝大多数都是修道院的学子。

在广场中央,站着三个人。

一个就是身材黑色道袍的萧永,另外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士和掌律赵平站在一起。

陈孚和林春令刚找了一个位置站定,就见赵平环视四周,开口问道:“哪位三境武者或者修道者出来应战?”

“我裴奇应战!”

自称裴奇的学子大步走到萧永跟前。

此人身高五尺,穿着长裤和对襟短袄,裤脚和袖口都扎了起来,脸上神情刚毅。

萧永身高大约五尺半,比裴奇高了大半个头。

赵平向萧永和裴奇交代了一番,最后问道:“规矩都懂了吗?”

“懂了。”两人异口同声应道。

赵平与老道士对视一眼,各自朝对方点了点头。

赵平示意萧永和裴奇各自后退十步,右手猛地从上向下一划,大声喊道:“开始。”

随后和老道士迅速退到一旁,把中间场地让给两位年轻人。

裴奇非常沉静,冷冷地注视着萧永。

而萧永也一眼不眨地盯着对方。

双方没有任何废话,都默默地打量对手。

倏地,萧永动了,迅速冲向裴奇,他的身形幻化出一串虚影,速度太快了。

裴奇一跃而起,不避反进,也冲向对方。他的脚震得地面颤抖。

“嘭……”

巨大地响声传遍全场,萧永稳稳地站在地上。裴奇的胸膛被狠狠的拍了一掌,向后倒翻出去。

裴奇落地站定,眉头紧蹙。

广场上异常安静,人们都专注地看着双方的战斗。

裴奇似乎没有意识到胸口的伤,依然冷冷地看着萧永,他正在酝酿着一击打倒对方。

萧永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静静地看着他。

“嗖……”

“嗖……”

两人同时有所行动,裴奇扑向前,右拳狠狠地砸向萧永的胸膛。左拳收在腰间,似乎是在防备,又似乎准备随时雷霆一击。

裴奇这一招有攻有守,可谓滴水不漏。

萧永好像识破了他的意图,他侧身向左一闪,避过正面这一拳,从裴奇的右边冲过,让他的后手落空。尔后猛一转身,左手狠狠地一拍,击向裴奇的后腰。

他避开所有锋芒,反手打了裴奇一个措手不及。

“嘭……”

裴奇又吃了一掌,他向前冲了好几丈,方才稳住身形,转身面对萧永。

两人这时已经调换了位置,再次对峙起来。

广场上一阵躁动,有人发出喊叫:“裴奇,打败他!”

裴奇大吼一声,再次冲上前去。

两人剧烈地缠斗起来,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

数招之后,两人又分开了,只见裴奇肋下衣服上有斑斑血迹,显然皮肉已经皮开肉绽。

而萧永的嘴角也残留一抹殷红的献血,可见也被裴奇击中,受了严重的内伤。

“嗖嗖嗖……”

裴奇又一次发起攻击,拳头接二连三地向对手砸去,无数的拳影将萧永淹没。

“嚓嚓嚓……”

萧永迈出了不可思议的步伐,竟然于密不透风的攻势中闪避出来,他的步伐恰到好处,每迈出一步都堪堪避过裴奇的拳头。

“噗……”

萧永来到裴奇的左侧,五指并拢,一掌印在他的左侧腹部,随即飞快后退。

裴奇发出惨叫,扭转身躯,双目中喷出火光。

他双脚猛一跺地,腾空而起,从空中向萧永飞扑了过去,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裴奇抓狂了,双拳不断地轰落而下,扑击地面上的萧永,无数的拳影再一次将萧永淹没。